集体记忆与展会经济

2019-10-22 04:26:55 来源: 铜陵信息港

5月26日,笔者随《陶城报》一行来到上海,并游览了世博会。本届世博会上万头攒动的景况,使之前历届黯然失色。五洲共庆、四海欢腾的盛会,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一个中华民族、甚至全球人类的历史记忆建构的过程。对于中华民族,这种集体记忆弥足珍贵,显然是任何口号宣传、思想教育都难以企及的。

可以说,上海世博会构筑起来了现代中国人集体记忆的文化狂欢,成为中华文明发展历程的鲜明坐标,进而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整个民族的心理特质。就像无数观众拿着“世博护照”在每个展馆盖章,那本盖满七彩斑斓的印章的护照,终会作为个人记忆扎根在心底,让人回想起充满温情的一些故事。

排队是参观上海世博会的必修课

集体记忆创造了一种凝聚感,形成深刻的“集体意识”,能为共同体找到一种方式描述他们自己的事实。通过记忆的共享、而非私有,声音的合唱、而非独奏,集体记忆使全民获得了一种参与、表达和身份确证的满足感。这种满足感是构成一个民族自信心的不可或缺的因素。法国历史学家莫里斯·哈布瓦赫(Maurice Halbwachs)在《论集体记忆》一书中指出,人类记忆只有在集体情景中才能发挥其功能,这样的情景一般由重大的社会性纪念日唤起,并且,集体记忆总是有选择性的,各类人群有其与众不同的集体记忆,因而导致了彼此互异的行为模式。在这个过程中,人们选择他们的记忆,而这种选择又将反过来形塑那些作出选择的人们的观念和行动。

盖满世世博公章的陶城报记者霍炎铭手书

集体记忆不是天赋的,而是一个由社会所建构起来的观念。即是说,集体记忆属于意识领域,它由社会、经济、政治环境以及信仰、价值等因素所决定。它有时被抑制、忘却,有时被恢复、唤醒。它需要被重温,也需要被创造。对于一个企业而言,离开行业的共有记忆,将无法把握企业在行业里的自我发展、自我完善的内在机制,无法真正理解企业在历史进程中的必然性和规律性,甚至无法把握在行业、在社会的位置。

集体记忆需要被创造。上海世博会与北京奥运会一样,成为中华民族创造集体记忆的典范。站在行业的角度来看展会,其实展会也是构筑行业集体记忆的重要手段。因为集体记忆不是一个既定的概念,而是一个社会建构的过程;对于行业而言,则是一个行业建构的过程。

人需要在集体中塑造,企业也需要在行业盛会里塑造。作为行业风向标的展会经济,一直是商家集体亮相的平台,是交流、交易的中心。盘点展会经济的功能,大体上一是可产生直接的经济效益,二是较强的产业带动作用,三是传播信息、知识、观念的作用,四是促进经济贸易合作的作用,五是带动地方经济发展的作用,等等。不过,人们对于展会和展会经济的关注,一般局限在经济层面,而缺乏上升到行业集体记忆和对行业整体塑造上的努力。即便如此,展会(包括一些行业活动)仍然是汇集行业集体历史、文化记忆的重要渠道与载体,———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

就陶瓷行业来说,《陶城报》的“新锐榜”、陶交会、工业展等,都是构建陶瓷发展历程不可或缺的群体记忆。这些活动,通过一次又一次的操演,已经成为行业记忆的一部分,强化行业人员的身份认同感,保持着陶瓷企业文化的沿续。即便在互联网触角广泛延伸的今天,展会依然像一场足球比赛,对于现场感的追逐终究无法被替代。这原因其实也在于网络很难形成一种群体共同参与的集体记忆,无法让行业人士找到寻觅已久的归宿感。

所以说,展会经济抛开经济层面,也是一种构筑集体记忆的社会行为,行业人士从展会中得到共有记忆,也在将来拾回、重组这些记忆;行业展会构筑的集体记忆,也是行业得以凝聚和延续的重要因素。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集体记忆依赖媒介、图像或各种集体活动来保存、强化或重温,媒体的宣传和引导尤其重要。

如今,我们业已进入充分商品化的消费时代,不仅形成了速成便捷的物化世界,而且意识形态领域里也时兴快餐消费。企业的风起云涌,股市的潮起潮落,整个社会都在快马加鞭,毫不停留。个人主义旗帜高扬,叛离了集体主义的藩篱,却往往难以找到归宿。浮躁、焦虑、茫然、惶惑,无远弗届,弥漫每个角落。这说明我们的经济社会还远未发展成熟,这也迫切地要求,每个行业都需要构筑经济社会里共有的集体记忆,营造一个精神领域可以共享的交集。因为集体记忆是一个强大的磁场,会把个人的思维扭转到固定的方向上去。

宁夏妇科医院哪家好
惠州治疗睾丸炎方法
甘肃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宁夏好的妇科医院
惠州治疗睾丸炎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