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救援死角东升村一边是眼泪一边是希望组图

2018-12-06 18:19:40

救援死角东升村:一边是眼泪一边是希望(组图)

陶莎莎的奶奶在自建帐篷紧紧拉着的手,希望得到进一步援助陶莎莎和弟弟艰难地通行在村中陶莎莎家中的猪圈已经崩塌,一头猪在山崖边缘徘回部队连续徒步入山和援救,坚实的军靴也变得残破在学员搭帐篷期间,部分村民把矿泉水搬过来请学员喝,但武警学员还是不喝,并告知“我们的水壶装得满满的,真的不需要了”我国的第二阶梯和第三阶梯之间横卧着一条夹金山脉,这条山脉在四川省宝兴县往里凹入,就是五龙乡所在。东升村掩藏在这个巨大的山沟里,被称为地震“救援死角”。分吃大锅饭东升村有多难去?23日,羊城晚报亲历路途艰险。从宝兴县城朝五龙乡驶进,山势险峻,沿路碎石砸落,击碎了汽车的挡风玻璃。听到目的地是陶家岗上的“东升村四组”,五龙乡干部直摇头:“那里很难去,在山上,中大型汽车上不去,小型汽车也很勉强。”乡干部建议步行前往。热心村民得知要去,主动带路。一路上,他们恳求真实报道村里灾情,争取村组受到多一分关注。山道弯曲无法数清,陡坡急弯处多处路面崩断,一条山涧横过,大家只好趟水而行。面对出入困难,村民说早已习惯,“但物资运不进来,里里外外都揪心”。地震伴随山体滑坡,东升村损失严重,村民形容“九成屋子受损,剩下那一成都不能住人了”。地震后,摆在陶家岗村民面前的问题,是粮食的供应。由于救援物资未到,东升村四组15户27口人,把能抢出来的口粮聚集起来,加上赊购的大米,一共凑了100斤。每天,陶家岗人一同把拼凑出来的肉菜煮成大锅饭,在山崖边上分着吃。狭长的泥路上,村民一直心切地向山下张望。泥路尽头,挨着崖边,一个10米×3.5米的帐篷是他们自己动手搭建的,10米连铺睡了30个人,大锅饭的炊烟袅袅升起。东升村民自救的坚毅,如同大山。险境中生存“我怕的是,万一爸妈没了……”谈起4月20日那天,16岁的陶莎莎嘴角抽动,泪水滚落。当天早上,莎莎在厨房洗碗,突然一阵剧烈的山体摇动,除了冲出屋子,别无选择,“感谢上天,父母和奶奶都活着。”身处危险地带,为什么莎莎一家人仍坚持住在陶家岗?了解到,除了对故土的依恋,贫困是更大的原因。陶家给算了笔账:想在五龙乡较不易受泥石流滑坡影响的地方盖新房,至少需要20万。“莎莎爸爸是家里劳动力,出外打工一个月赚2000多元,好的时候一个月3000元,根本不够。”“昨天早上,开始有部队进来了。”23日,做村文书的陶德兵告诉,来自武警警官学院的36名学员已到达陶家岗开展救援。“他们进入倒塌的房子,把没损坏的粮食扛出来,连未损坏的家具也扛出来。”陶家岗人面对子弟兵的帮助,甚是感激。“我们要官兵一起吃大锅饭,他们说‘我们不能吃受灾群众的食物’,我们当场下跪相求,他们才肯吃点,但吃完还非得付钱给我们。”得知陶家岗人的帐篷不符合安全规定,武警学员到对面山的南角空地搭建了更结实的帐篷。陶家岗人实在过意不去,执意要把“饭钱”塞回给部队,部队始终拒绝。阳光在路上“我们一共准备了1000顶帐篷,可惜都堵在路上。”武警警官学院教员赵亮介绍,负责五龙乡救灾的部队一共携带1000顶帐篷,但因交通时断时通,自20日出发到24日才到达宝兴。因运送到五龙乡和陶家岗仍需要时间,为了应急,部队先给陶家岗人用彩条布和竹子搭建帐篷。此前部队也跟五龙乡沟通过,得知五龙乡非常缺帐篷,目前部队已加紧运输。东升村村支书张志军表示,一旦物资到,无论如何都会想办法派车把物资运送到陶家岗去。有了部队的援助,有了政府的承诺,陶家岗人似乎看到了希望。村民张良红称,“我希望就是这轮灾难过去,能好好供养大女儿和小儿子读书。”

可下钱的捕鱼游戏
20度恒温箱
绿化护栏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