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 百三十九章-姗姗来迟

2019-09-24 14:57:54 来源: 铜陵信息港

人道 百三十九章:姗姗来迟

百三十九章:姗姗来迟

穆无言正沉浸在美梦中,梦中一片旖旎无限,无限春光正好,他正享受着如若“春风化雨般”的幸福。

然而,正当穆无言在梦中与绿儿卿卿我我,情深意浓之时

人道  百三十九章-姗姗来迟

,穆无言突然感觉到脸上一阵剧烈的刺痛。

这刺痛让穆无言打了一个激灵,穆无言便一下子从美好的睡梦中清醒了过来,一睁眼就看到柳随风。

穆无言一看到是柳随风站在自身面前,脸色好歹是有些尴尬的,他不明白绿儿去哪儿了。

看看一床草绿色的被褥,看着树屋墙壁缠绕的藤条,唯独身边早已没有了绿儿的身影,这让穆无言感觉到有些兴味索然。

抽了抽鼻孔,穆无言不由陶醉在绿儿的余香中。

睁开朦胧的睡眼,惺忪地看着柳随风,穆无言没好气地问道:“绿儿姑娘呢,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绿儿姑娘在哪里,我怎么会知道,你不是该清楚吗?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得好好地问问你自己!”

看到穆无言那一副完全还没有睡醒的样子,柳随风反问道。

柳随风看到穆无言的样子,责怪的话语,终于只是到了他的嘴边,并没有被他説出去,已经到了嘴边的责怪话语,到了柳随风的嘴边,却是已然换为了另外的一些话语,只听柳随风道:“你被跟我啰嗦,快diǎn起床,把衣服穿好。”

听到柳随风这么説,穆无言才意识到,自己是赤条条地睡在被褥中。

于是,穆无言便感觉有些不好意思,看到柳随风已然自动地转过身子,便迅速地穿起了衣服。

穆无言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对着背对着他的柳随风説道:“説吧,到底是什么事,为何你会显得如此着急?”

听到穆无言连来这儿做什么都忘了,柳随风不由一阵气急,便恼笑道:“什么事情这么着急,难不成你不知道?”

感觉穆无言已经穿戴整齐,柳随风便转过了身子,看到穆无言一副怔然的样子,柳随风有种被穆无言打败了的感觉,便解释道:“当然是参加天狼学院的入门考核了。”

穆无言一听柳随风这么説,露出了一副怔然之色,略有责怪道:“参加天狼学院的考核,这我当然知道,但那不是明日的事情吗,现在三更半夜的,你又是着的哪门子急?”

听到穆无言这么説,也懒得解释,因为依绿园这个大大的圈套,并不是他一时半会儿就能跟穆无言解释清楚的。

柳随风三步并作两步,迅速来到了穆无言的床边,抓着穆无言的腰带,就将穆无言给提了起来。

紧接着,柳随风便将穆无言给提到了肩膀上,大步迈出房门,沿着来时走过的路,走出依绿园。

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柳随风扛着穆无言,在夜色之中狂奔而去。

绿儿看到柳随风走了,心中的惊意,才缓缓平静,一团团绿藤,从木屋的房墙和木屋的屋dǐng上再次分离而出,再次合并在了一起,变为了绿儿那娇滴滴的模样。

迈着xiǎo碎步,绿儿走出了绿藤树屋,然后扭着腰身,来到了红楼中。

迈着步子上楼,轻轻推开了红楼的房门,雪雁已经在早早等着她了。

看到雪雁满面春风的样子,绿儿就笑了,不用问,也就已经知道,这一次的任务,她们已经成功了。

雪雁看到绿儿脸上心领神会的意思,便拿出了一个通明的玉瓶,一滴鲜红的血液,如同一条虫儿似的,在其间鲜活地跳动,时不时地在玉瓶中东奔西突,显得格外活泼,显得极为灵动。

绿儿看到雪雁成功地拿到了柳随风的血液,便笑呵呵地来到了雪雁身边,开口叫道:“恭喜xiǎo姐,贺喜xiǎo姐,我们在这个破旮旯儿等了足足十年,现在终于完成了任务,现在是不是可以回到我们的世界了。”

听到绿儿的话语,雪雁原本一副嬉笑嫣然的脸,立马变得有些激动起来,随即黯然道:“恐怕不行。”

绿儿听到雪雁这么説,不由一惊道:“怎么不行,为什么?”

听到绿儿这么説,雪雁不由苦笑道:“主人又有命令,让我当上天狼学院的教习,进一步地接触柳随风。”

听到雪雁这么説,绿儿有些不解,便问道:“柳随风的血液,我们不是已经有了吗?为何还要接近他,这一次的任务是什么?”

听到绿儿这么説,雪雁的脸上露出了一阵不耐,随即变得严肃起来,对着绿儿厉声説道:“柳随风虽然是我们的对手,但是他的有些话,説得还是很在理的。以后你要有diǎn做下人的觉悟。该告诉你的,我自会告诉你,不该告诉你的,你也就别过问,因为就算你问,我也是不会告诉你的。”

看到雪雁拿起了主子架子,绿儿立即装出一阵惶恐样,立即后退了几步,扑倒在地,几近声泪俱下道:“主子,xiǎo的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就绕过奴才这次吧?”

看到绿儿如此做作,雪雁被她逗乐了,笑着説道:“你也用不着如此紧张,我就是提醒你一下罢了,你只需以后记得就可。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又怎么会舍得惩罚你呢?”

如果雪雁能够看到,在绿儿俯身的时候,脸色已经变得铁青,不知道还能不能与绿儿説出这种亲切的话语。

穆无言心下虽然不知柳随风为何如此着急,但是本着对柳随风信任的心,一路上都没有説话,只是尽量地保持着安静,以免打扰柳随风的行路。

柳随风抱着穆无言,一路上影影幢幢,在花影中穿梭,按照着记忆中的路线,单肩扛着穆无言,右手扶着右肩上的穆无言,步履如飞,走过花儿身边时,带动一阵风浪,于是花香便四散开来,充斥在了道路的两旁。

紧赶慢赶,柳随风携带着穆无言,终于来到了天狼学院的门口,正听到天狼学院外,风执事的声音,如同老鸭似的,透过夜风与花香,传了过来:“既然已经到了时辰,我们就开始diǎn名吧。”

白银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嘉峪关治疗盆腔炎方法
通化癫痫病医院费用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主治医生
谁知道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好不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