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浮屠—往生戒 第十三章 萤舞

2020-02-15 20:22:29 来源: 铜陵信息港

万里浮屠—往生戒 第十三章 萤舞

良久后,直到篝火快燃尽的时候,舞倾烟才渐渐止住了哭声,有点不好意思地放开了抱着何安朔大腿的手,发现原本昏暗的周围似乎有些亮光。

抬眼望去,星星点点的萤火正从低矮的树梢间,高一点的草丛中成批地飘出来,慢悠悠地便汇聚到了一处。

它们是花灵吗,有些忽闪忽闪的荧光从舞倾烟的身边缓缓地飘过,慢的她几乎都能用手轻易地抓住它们,她好奇地伸出手,却被那些轻巧的萤火一下子躲开了。

舞倾烟从来没有见过萤火虫,就算是在千山,那也是很少见的。何安朔曾和她描述过,他说那是像花灵一样美轮美奂的纯净模样,却总能成千万的出现……她今天终于见到了,果然是名不虚传呢……她有些兴奋地站起身,她今天一定要抓到一只!

而何安朔也是被眼前这么大数目的萤火虫彻底惊呆了,少说也有上万只,这么多的萤火虫。他也真是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渐渐的,当萤火虫不再出现和聚集,那些原本萦飞在一起的萤火虫也突然开始有规律的跃动起来,何安朔身边的萤火虫也开始越聚越多,围绕在他的周身盘旋飞行,这奇幻的森林中竟然孕育出了这样具有灵性的萤火虫吗!何安朔有些感叹的看着不远处还在萤火虫间不知疲倦地上下翻飞的舞倾烟,听着她那还略显得有些稚嫩的笑声,觉得她就像萤火虫精灵一样带上了迷幻的色彩。

舞倾烟那毫无节奏乱抓一气的做法

,除了把萤火虫惊的上下乱飞,并没有什么成效,反而把自己搞的精疲力尽,她气鼓鼓的蹲在地上,看准了一只大一点的,运用内力轻盈地高高跃起,自信满满地伸出手,但是萤火虫的反应也是出奇的快,竟然堪堪躲过了舞倾烟的那一下。

“就差一点了。”正在舞倾烟落地后有些不甘心的想要再次尝试的时候,她惊奇地发现,那些随风起舞的萤火虫似乎在像他们展示着什么东西,他们明明轻的像柳絮,却能那样快速地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地舞动,简直是奇妙之极!随着整体的明暗位置变化竟然渐渐呈现出了各种各样的画面!

“哥!快看”舞倾烟盯着这奇幻的一幕,指着萤火虫兴奋地呼唤身后的何安朔。

何安朔本来还被包围在周身的一片荧火中,听到舞倾烟的呼喊,疑惑的抬眼望去,这,这些萤火虫到底在向他们展示着什么?

本来还是万众顶礼,百官朝拜的繁荣景象,然而瞬间又变成了新王带领百姓抗击洪水的宏大的场面,随后又是……

两个少年早已完全被这美的无与伦比的奇幻景象所深深折服,聚精会神地看着,说不出话来……

随后的一个时辰内,何安朔和舞倾烟就这样紧紧盯着这个无限变化的萤火虫构成的宏大画面,明暗交接的萤火和漫天的星辰相映成趣,那璀璨的星河似乎也正在展示着命理的旋转。

这个故事大概就是一个安良贤德的新王,推翻了腐朽的暴政统治,改朝换代后励精图治,并且转生六世的人生传奇。而每经历一世的变化,萦绕在何安朔身边的萤火虫就会多上一成,最后那原本微弱的荧荧光亮几乎都要把何安朔的全身给包围起来了。

全则必缺,极则必反。

但是,萤火虫们却突然间停止了那种有序的排列方式,开始有些混乱起来,而且混乱正在愈演愈烈。

本身安静地萦绕在何安朔身边的萤火虫也呼的一声仿佛受惊般全部散开而去,加入到了那混乱的场面之中,并且开始在其中疯狂地乱撞起来。

何安朔有些不安的看着仿佛受惊般的萤火虫们。似乎有着不好的预感。

而虽然画面已经开始变得不清晰,但还是依稀可以看出那个王似乎已经失去了前世的贤德,开始变得暴虐无常,荒淫无度,甚至开始向周边的国家发动战争,致使哀鸿遍野,民不聊生。

蓦然间,所有的萤火虫的发出的光芒大盛,那片空地一片如昼光亮,那画面似乎也已经变成了血与火的战歌,一曲亡颂。

最后,这些萤火虫一只只暗下去,坠落,消亡。画面也随之渐渐消逝。

直到最后的一只萤火虫的荧光熄灭,一切归于平静。何安朔皱着眉头,似乎还没有缓过神来,而舞倾烟那不知何时开始的抽泣又变成了大哭,不知她在伤心这最终消逝的萤火虫,还是伤感这个充满悲剧色彩的故事。

何安朔也是有些动容,但他也能明显感受到大脑中那些记忆中的缺口正在越变越大,那些似乎被可以封印的记忆随时都有可能会汹涌而出。而他,既害怕又好奇。

这个王,明显距离今世已经很远了,但何安朔却似乎有着关于他的记忆,但是又完全不知从何想起。

就像那个小女孩的封印一样,那种熟悉的感觉似乎越来越近了。

头痛欲裂的何安朔只好转移思考,咦~洛心芷到底去了哪里。她要是看到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她会笑吗。

何安朔刚一想到洛心芷笑起来的样子。一声“真是好久……”宛若太息般从林子的最深处传来,那并不带着疑问的语气,似乎若有所思,已然知道了他们的身份。

“谁?”何安朔虽然一直跟着洛心芷,但是依着洛心芷的脾气可从来都不可能惯着他,这一路走来,他的警觉性也是越来越高,刚有异动他的右手就已经反手握住了背后的清魄剑。

洛心芷做的可不只是纯粹地封印了他的内力而已,她是让他学着离开对内力的依靠,专精剑术。

所以他的剑术在经历了一开始那段痛苦无力的过程后,现在虽还说不上脱胎换骨,但也是小有所成,特别是在洛心芷教会了他那招沾花七步的步法之后,他的进步更是以神速形容。

那从林子里渐渐浮现的身影是一个一身素白的年轻女子,虽并不是想象中的那般厉鬼模样,但她确实是飘着出来的……在她恬静安详的脸上,眉心那似火苗的印记格外的显眼,她是花妖么?但怎么看都只像是一缕孤魂。这深林之中,有些修成人形的精怪不足为奇,但不知道行如何……

何安朔看着渐渐逼近的女子,紧张地握紧了清魄,她到底是人是鬼?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