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台灾民物资匮乏每天喝一瓢水吃一两饭团

2019-11-09 18:18:28 来源: 铜陵信息港

仙台灾民物资匮乏 每天喝一瓢水吃一两饭团

在岩手县一避难所,一男子阅读留言板上的字条。新华社发3月13日,灾民被安置在日本东北岩手县宫古市一处临时避难中心。新华社发日本宫城县仙台市是距离这次强烈地震震中近的城市,人口约百万。新华社13日在仙台市区采访时看到,当地居民严重缺乏食品和饮水等物资,不少避难所每天仅为每人提供一瓢水(约250毫升)以及一两个饭团,目前正面临愈加严重的生活困难。■目击饮食优先供应老人儿童此次地震中,仙台市靠近海边的若林区受灾较为严重,有数百名居民遇难。在仙台车站、宫城县政府大楼等市内主要地段看到,这里的建筑普遍完好无损,只是不少建筑一楼店面内的物品仍保持震后的混乱景象。市内大部分地区的水电供应仍未恢复。据电力和燃气公司宣布,在确认设施安全以前,不会轻易恢复供应。但是,在目前强烈余震仍时有发生的情况下,这意味着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通电、通气尚无指望。同时,仙台市内通信仍然不畅,而固定服务也时有时无。目前,仙台市有相当部分居民仍在体育馆等避难场所居住,也有部分居民投亲靠友,到有水电供应的区域居住,街上时常可见携带大包小包卧具的市民。对大部分居民而言,相对于频繁发生的余震,更大的困难是物资匮乏,特别是食品、饮水和各类生活用品。在避难所了解到,当地政府虽然提供避难设施,但所能提供的生活物资很少,主要靠避难者自行解决饮食,不少避难所每天仅为每人提供一瓢水(约250毫升)以及一两个饭团,而这也是临时从周边超市购买而来的。随着存货用罄,大部分避难所的饮食供应将难以为继。自13日起,市内避难所已将剩余物资优先供应70岁以上老人和12岁以下儿童。此外,寒冷也是很多避难者面临的问题。日本东北部地区正处于冬末初春之际,夜间气温较低且有霜冻。不少避难场所是没有取暖设备的教学楼和体育馆,夜间市内温度在零摄氏度左右,不少居民缺乏足够的御寒衣被。目前,当地政府虽然在竭力组织物资供应,但由于货源紧张,运输不畅,仙台市内的物资供应短期内无望改善。■讲述刚刚贷款修了房子这就是命海水从小店的背后冲过来,沿着小店的两侧冲过去,然后,我就看见许多汽车被冲走,便利店主人普岛和喜男说。在仙台距离海岸5公里的地方,这家便利店勉强开着,店里的瓶装水和速食面已经不多,门外却排着超过库存的队伍。人们有序地等待,没有哄抢,没有争执。一些人在门外排队。他们打破死寂,开始交流着不愿交流的话题,然后有人开始哭泣,紧接着又是一片死寂。汤泽聪子69岁,地震和海啸时她刚好外出去朋友家做客。她说,儿子刚刚贷了一大笔款给自己修了一栋房子,今年2月11日全家人刚刚喜迁新家,昨天回来时,我们找不到房子了,连房子的位置都找不到了。这就是命,汤泽说。我叔叔家靠近那片发现死者的海仙台受灾严重的是临海的码头区。海啸过后,码头已不见踪影,一条滨海路扭曲得像麻花一样,一艘原本停泊在码头的集装箱货轮被海啸掀到距海岸线两公里的内陆。一艘韩国船被掀翻在码头上,不知什么地方卡住了船身。轿车、卡车满城到处都是。到处,包括屋顶、楼梯、大树杈退去的海水,留下千沟万壑的泥浆,在原本精巧的城市地图上,涂鸦。但物质上的疮痍,也许不及心灵上的忧虑和悲哀。销售员石泽尚美今年24岁,她的家距离海岸好几公里远。她告诉,巨浪在奔袭数公里后,在到达她家的墙角时缓缓退去,她与父母安然无恙。不过,他叔叔一家人,已经联系不上。我叔叔一家,住在海边,靠近那片发现许多死者的海岸,石泽说,我们到现在还联系不上他们。■历险抱住屋顶残骸海中漂浮两天日本一名男子遭海啸卷入大海后漂浮两天,13日获救。信川弘光现年60岁,13日中午由日本海上自卫队一艘驱逐舰救起。搜救人员说,信川当时神志清醒,身体状况良好,随后由直升机送往医院。信川告诉搜救人员,他得知海啸来临时跑开,波浪退去后回家取物品,不料遭另一波浪袭击。海啸把他连同屋子一起卷到15公里外,信川抱住屋顶残骸在海中漂浮两天。救援者穿过齐腿深淤泥宫城县仙台市若林区三本塚地区是地震的重灾区之一。当日,驻在多贺城的日本自卫队接到任务,三本塚的一家老人院有200多名老人和50多名工作人员被困,部分人员急需转移救助。自卫队、警察和消防员等救援人员随即赶往现场。在现场,树木被连根拔起,田野被垃圾覆盖,淤泥散发着恶臭,陷在泥泞里的车辆东倒西歪,房屋要么被冲走,要么只剩下隐约可见的屋顶,需要救援的老人院,一栋4层的钢筋混凝土建筑孤零零地立在几百米之外。救援人员需要从堆积如山的淤泥和垃圾地带穿过,部分地段淤泥齐腿深。由于救援还处于初始阶段,挖掘车辆暂时无法进入,转移被困者只能主要依靠人力。将被困者从低洼地带转移到安全的高处为困难。救援人员用手头简单的工具,用倒下的大树做梯子,将受灾者转移到高处,被转移群众迅速被救护车辆送往医院。■言我们可能已经暴露在核辐射中民众借助络发泄不满日本11日遭遇强震、海啸,部分地区通信中断。数以千计日本民众涌向互联,寻找亲友,互报平安,乃至表达对核泄漏等问题的看法。一些互联搜索引擎和社交站开始充当寻人中介。不少友登录社交站,联系亲友。一些友幸运地与亲友重新建立联系,但也有人还在焦急地等待亲人的音信。海啸过后,我一直没有与家人和朋友联系上,东京索菲亚大学的一名女学生留言道,我急需消息。除充当寻人中介,互联还成为一些民表达忧虑的重要渠道。12日日本福岛核电站发生泄漏的消息传出后,一些民众表达对核泄漏的担忧。经过令人沮丧的一夜,我早上8点回家,东京一名23岁女性白领在一家社交站上说,现在又出现核泄漏,我们可能已经暴露在核辐射环境中。她说:我真实不知道该怎么办,之后还会发生什么,明天是否还能活着。辐射在增加,他们在准备(防辐射用)碘。如果风很大,会把放射性物质吹向有人在上写道。伴随忧虑,一些日本民众开始质疑政府的应灾能力。同时,有人借助络发泄对福岛核电站运营商东京电力公司的不满。我没法相信东京电力公司,一个署名合志田贯的友在日本米克西社交站上说。名为帕帕的友认为,即便这次事故不会演变为切尔诺贝利核泄漏那样的大事件,能源运营商也应当极尽一切努力将事故对民众的伤害控制在水平。路透社解读,民众对东京电力公司表达强烈不满与公司有前科不无关联。2002年,这家日本电力供应商的总裁及其他4名主要负责人因伪造核电站维修数据引咎辞职;2007年,这家公司再曝篡改数据隐瞒安全隐患丑闻。

民生教育
新机上市
中医美容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