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装 第七三九章 噩耗

2020-01-16 17:21:57 来源: 铜陵信息港

魔装 第七三九章 噩耗

在悬峰上忙碌的修行者们大都发现了变异银蝗散发出的银光,只是他们还来不及过来打招呼,苏唐和变异银蝗的身体已经突兀的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邪君台秘境内,贺兰远征和叶浮沉相对而坐,低声说着什么,他们太过聚精会神了,竟然没能察觉到苏唐的靠近,当然,也是因为现在的苏唐气息变得非常微弱,几乎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苏唐长长呼吸了一口秘境内浓郁的灵气,神色显得很悠闲,这时,变异银蝗从空中飞降,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它的状态变得兴奋起来,一边发出嘶叫声一边展动鞘翅,掠向远方。

贺兰远征和叶浮沉听到了变异银蝗的叫声,一起转头向这边看来,看到苏唐,两个人不由都呆住了。

“你是怎么进来的?”叶浮沉叫道。他是邪君台秘境的守门人,任何人的穿行都要经过他的允许,就算是苏唐,他也一样会有感应。

“想进来就进来了。”苏唐笑了笑:“你们在聊什么?”

“你回来得正好。”贺兰远征道:“我和浮沉正在商量第一批山主的人选,这种事情我们没办法做主,最后还得由你来甄选。”

“山主?”苏唐走进木桌,拿起上面的纸卷,随意看了看。

名单上列着几十个人名,有后来者,如荣华、荣盛、梅道庸等等;有他苏唐的人,原来的十位门徒,加上后来的胡忆晴都列在其中;有早早就跟着他的老人,宝蓝、赵大路、楚宗保都在,唯独少了岳十一,应该是因为岳十一常年在外,不可能留在邪君台修行;还有一些其他家族的修行者,如袁海风、袁罡等等。

看得出来,贺兰远征和叶浮沉为这份名单费了不少的心血,不能违背能者居之的原则,又不能让千奇峰的老人寒心,方方面面都要俱到。

“你们觉得可以就定下来吧。”苏唐把名单放了回去:“我没什么意见。”

“你怎么能没意见?”贺兰远征皱起眉,随后犹豫了一下:“先生,你可是在外受了大创?”贺兰远征察觉到苏唐的气息有些不对了,才有此一问。

“我没事的。”苏唐突然想起了什么:“远征,千奇峰的藏书阁要尽快搬到这里来。”

“大事你不管,却偏偏关心这种小事,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贺兰远征无奈的叹道。

“这可不是小事。”苏唐轻声道:“我越来越懂得,我们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了,譬如说上一次,我在摩云岭进入了秘境,找到了一件域种级的灵宝,我和卫圣他们进入灵宝境,发现不少极品的灵器,不过……直到现在,我才突然明白,在灵宝境中最大的收获是什么了,不是灵器,甚至不是那件灵宝,而是一个上古大修留下的日记。”

“哦?那日记上写了些什么?”贺兰远征好奇的说道。

“大都是一些琐事,今天遇到了谁,发生了什么什么等等。”苏唐回道。

“这种琐事有什么珍贵的?”叶浮沉感到很不解。

“大圣境的修行者在面对浩瀚而陌生的星空时,或多或少都会感到恐惧,因为他们不知道星空中有什么,前程叵测,释然忧心忡忡。”苏唐道:“但对我来说,我却感到很期待,和那位上古大修打交道的,都是各路星君,从他的日记里,我知道谁忠厚良善、谁睚眦必报、谁心慈手软、谁无耻凶残,哪些星君可以合作,哪些星君要避而远之,当初看日记的时候,我还感到那位上古大修废话太多,现在才明白,这都是无价宝啊”

贺兰远征呆了良久,猛地跳起身:“你……你……你已经是大圣境巅峰了?”

“远征,你老实说,在你心底里,是不是一直想超越你姐姐?”苏唐不但没有回答,反而换了个话题。

“我……”贺兰远征顿了顿,随后点头道:“想”

“那你就要继续努力了。”苏唐笑呵呵的说道:“她在神落山秘境中也得到了一件罕见的域种级灵宝,在我看来,那件域种级灵宝比邪君台还要强得多,比我在摩云岭秘境找到的丧钟更要厉害,这种好运气,真让人羡慕啊。”

“羡慕?先生,你的意思是……”

“如果不是受到灵种神识的压制,你姐姐在进入秘境时就已经突破大圣境了。”苏唐缓缓说道:“而且,如果她能成功除掉灵种神识,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星海各路,必定有她的一份。”

“灵种神识?先生,那是不是很危险?”血脉情深,贺兰远征第一个想到的不是他有没有期望超过姐姐,而是危险。

“神识是在灵种内生成的,那是它的世界,自然有危险。”苏唐道。

“那你……”贺兰远征顿了顿,他清楚自己想说的话有些不妥,但此刻也顾不上许多了:“那你怎么不帮她?

“当时我帮不了的。”苏唐道:“我会留在这里等她十年,如果十年中她始终毫无音讯,我就把你带进去吧,到那个时候,我的境界也已稳固了,应该能帮你抹去灵种的神识,然后把灵种留给你,虽然这样对你的修行有些不利,但……你们贺兰只剩下了你们姐弟,如果你姐姐出了事,我怎么敢再让你去冒险。”

说实话,苏唐对大千灵种产生过贪念,这属于修行者对灵种的本能,不过只是一瞬,他便克制住了。

苏唐不会破坏自己做人的底线。

贺兰远征沉默了,良久,他轻轻吁出一口气。

就在这时,司空错、花西爵等几位大魔神联袂向这边掠来,司空错当先落在草丛中,含笑看向苏唐,随后她脸色一变:“苏唐,谁伤了你?”

“师尊。”苏唐笑道:“没有人伤我,我蛮好的。”

“可是,你的灵息怎么会……”司空错道。

“先生已经到大圣巅峰之境了。”贺兰远征苦笑道:“我们看不出他的虚实,也属常理。”

“大圣巅峰?苏唐?你果然……突破了?”司空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上一次苏唐离开时,不过刚刚步入圣境,转眼之间便步入大圣境,而且走到了巅峰,这种进境不是她所能理解的

“嗯。”苏唐轻声道:“我的运气一直很好。”

花西爵、霍明世等大魔神相互交换着眼色,他们同样显得异常震骇,在这种事情上,苏唐绝对不可能撒谎,随时都可以拆穿的谎言是毫无意义的。

“苏唐。”花西爵轻咳一声:“从外面逃回来的修行者说,魔神坛遭到了妖族的攻击?是真是假?”

“是真的。”苏唐点了点头。

“真的?”花西爵倒吸了一口冷气:“云将、卫七律还有呼延铮木他们可还好?”

“卫圣当时不在魔神坛,在摩云岭。”苏唐缓缓说道:“我当时去得晚了一步,等我赶到时……云圣和呼延圣应该已经殒落了,我有一个朋友,是魔神坛的弟子,他亲口告诉我的,慈圣么……不知下落,不过也是凶多吉少。”

“什么?”司空错等人脸色大变。

“都怪我”宁战奇叫道:“如果不是贪恋邪君台的灵力,早些赶回魔神坛,也不至于……”

“不至于什么?”花西爵倒是显得很冷静:“妖族既然敢进犯魔神坛,肯定有自己的依仗,如果我们真的在魔神坛,恐怕连一个都剩不下了。”

“老花说得没错。”白行简沉声道:“你们忘了当初的大妖初蕾了么?”

听到初蕾这个名字,几位大魔神都不说话了,初蕾所释放出的威能,给他们留下了太深的印象,如果不是有苏唐,或许魔神坛那时候就已经被毁了。

“苏唐,进犯魔神坛的到底是什么妖类?”司空错咬牙切齿的说道,她一直就是个喜欢记仇的人,毁家之恨,必不共戴天。

“是妖界燕云山十八脉的天圣。”苏唐道:“姓蓝,我已经除掉了他。”

“你……你除掉了那个大妖?”司空错瞪大了眼睛。

“嗯。”苏唐应道。

“好于得好”宁战奇喝道。

“苏唐,韩菲菲呢?还有落樱?你可曾见过她们?”花西爵叫道。

“对了,苏唐,你可曾见过绯月?”司空错也叫道。

宁战奇、白行简还有霍明世都在不停的问着问题,几位大魔神都在魔神坛修行了百余年,早已把魔神坛当成了自己的家,也都有自己所牵挂的人。

只是,他们所说的,苏唐大都不认识,只知道韩菲菲就是花西爵的妻子。

“我到魔神坛的时候,那里只有空无一人了。”苏唐道。

气氛陡然变的一片死寂,几位大魔神同时化作了雕像,面如土色、作声不得。

“不过,我那朋友告诉我,妖族进犯的时候,云圣和呼延圣并力死战,给了众多弟子们逃生的机会。”苏唐急忙道:“或许他们都已经逃出来了。”

苏唐的安慰有些苍白,不过他也找不出更好的方法。

济南华夏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武汉博仕医院怎么预约
贵州大癫痫病医院
辽宁治疗盆腔炎方法
枣庄治疗卵巢炎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