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德隆资金去向悬疑中华会计校

2018-11-01 09:50:55

德隆资金去向悬疑_中华会计校

德隆资金去向悬疑

11:25 南方周末·冉孟顺 【大 中 小】【打印】【我要纠错】

有关侦查、审判资料显示,德隆先把人民币资金通过深圳嘉德信等壳公司与深圳地下钱庄换汇,然后再将外汇通过香港嘉德信、香港耀尊公司等壳公司“走账”,终转移到美国欧洲等地。据报道,这笔资金高达10亿美元。目前,这些钱的流向依然不明。要想解开谜团,还有待唐万川等人的归案。唐万新在初夏正式开始了他的监狱服刑生涯。

知情人士透露,唐万新并不为此感到恐惧,在看守所羁押了1年半后,唐早已明白这一天终究会到来。这位资本市场的狂想家在经历跌宕起伏的商海沉浮后,迷恋上考古学,他似乎仍希望能从中思索出“德隆失败”的答案。沦落为声名狼藉的罪犯,是唐万新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他曾经意气风发地设计过自己的退休计划:40岁后退休,然后去欧洲打猎,过着悠闲舒适的生活。

随着唐万新等德隆案核心人物纷纷落马及获罪,德隆系的犯罪事实大白天下,德隆系隐秘的资金转移通道也逐步显现出来,但是巨额资金究竟流向何处却依然疑云重重。

德隆洗钱通道示意图 向春/制图

海外走账公司高达五六十家

唐万新曾经构造了一个严密的资金转移通道及洗钱络,杨利则是该通道的关键人物之一。

杨利,又名为杨力,被称为德隆“资金总管”,或德隆“大出纳”。在德隆主案判决中,杨利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3年6个月,并被罚款25万。判决书中显示:杨利在2003年1月31日从香港耀尊公司账上汇款3万美金给其女友沈某。

值得注意的是,香港耀尊公司泄露出德隆资金转移通道的蛛丝马迹。香港耀尊公司是德隆众多海外壳公司之一,其主要用途就是“走账”。杨利在壳公司中均担任重要角色,他参与了唐万新主持为应付资金兑付危机的头寸会,德隆系大多数资金调度都由杨利负责,海外走账中也有不少是杨利经手。

“通过地下钱庄转到香港的钱共有3亿元人民币,香港耀尊公司的钱是唐万新安排,我从壳公司转至地下钱庄进入耀尊账户上。”杨利在2004年11月5日曾经向公安机关这样供述。

根据本报掌握的一份资料,杨利在供述中还承认:除了将钱汇往在德国、美国的德隆公司外,还将外汇汇进个人账户,“我记得一共有6笔,其中4笔都是唐万新叫我汇入的,分别是邵辉个人账户180万美元、唐万新老婆个人账户15万美元,还有就是唐安排我汇了1000万港元和20多万美元进一些人的账户。这些人我都不认识。”

唐万新也直接向杨利支取外汇,杨利在供述中表示:“唐找我要了两次港元共30万,并陆陆续续拿了10万美元。”

此外,杨利还经手了两笔个人外汇汇款,“一笔汇入我的信用卡,完全用于我个人在香港的开销,另一笔3万美元给我女朋友沈燕,用于其在英国留学的费用。”对杨利的这种说法,唐万新在供述中指出“杨利没有权力用这些钱”、“香港壳公司账上的资金必须由我亲自审批后才能使用,杨利只是凭我的批示经办,他没有权力用这些钱。我从来没有在香港的账上给杨利发过工资和奖金”。

杨利在供述中则认为唐万新才是幕后主使人,“香港耀尊公司的钱是唐万新安排,我从壳公司转至地下钱庄进入耀尊账户上”。

而据知情人士透露,类似香港耀尊公司这样便于“德隆海外走账”的壳公司曾经高达五六十家,形成一个严密的资金转移通道和洗钱络。这些壳公司主要有:沙摩商等德隆设在美国、欧洲的壳公司;德隆通过美、欧的律师事务所在几大免税岛上注册的壳公司;香港嘉德信、香港耀尊公司、香港万禾公司以及香港建升公司则是德隆设在香港的空壳公司;深圳市嘉德信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主要是与深圳地下钱庄换汇的壳公司。

至此,唐万新设计的一条精巧的资金转移路线骤然清晰:德隆先把人民币资金通过深圳嘉德信等壳公司与深圳地下钱庄换汇,然后再将外汇通过香港嘉德信、香港耀尊公司等壳公司“走账”,终转移到美国欧洲等地。

闫武刚也是德隆资金转移通道的关键人物之一,闫曾经是深圳嘉德信公司行政部经理,根据掌握的资料,阎武刚2005年4月6日在公安机关的证言中指出:“香港耀尊公司、香港万禾公司、香港建升公司都是杨利控的。”

唐万新对于资金转移也供认不讳。唐在德隆鼎盛时期就在海外建立壳公司,并把这些任务分别安排王志松、杨利等“德隆老战士”。根据本报掌握的资料,唐万新在2005年5月9日向公安机关供述:“我让杨利、邵辉、富庶在香港以他们个人的名义成立了若干个香港公司,钱都是先进到这些公司在香港的银行账户上,这些钱支出每一笔都要经过我的同意,具体划钱是杨利负责,是我指派的。”

巨额资金流向依然不明

“通过地下钱庄转到香港的钱共有3亿元人民币。”

杨利在2004年11月5日曾经向公安机关这样供述。唐万新在2005年3月9日向公安机关的供述中,对杨利经手换取外汇的用途作了如下解释:“德隆公司通过杨利负责的资产管理部,将大量资金通过地下钱庄汇往香港的钱主要用于三个方面,一是嘉德信公司及summer song公司等壳公司的费用,二是欧洲德隆的费用,三是欧洲德隆的投资。这部分资金全部是德隆公司的钱,杨利和王志松具体负责资金的调拨,先由杨利从资产管理部将资金汇到王志松联系的地方,资金后来就进了香港壳公司的账户。”

《财经》杂志在今年1月曾报道,德隆“非法兑汇”达10亿美元。根据该报道,武汉市公安局向武汉市检察院检方提交的《起诉意见书》中,唐万新还被控“非法经营罪”。其依据,是德隆非法兑汇达10亿美元。但该项罪名终没有被检察院采用。

根据德隆系老三股的公开资料,合金投资在2000年4月曾经收购美国Murray(美瑞)集团,该项购并金额高达8000万美元,德隆曾将该项目吹嘘为“中国传统制造业在海外的购并项目”;湘火炬在更早时候曾收购MAT,收购资金3000万美金。此外,德隆在2002年收购德国HUTEX公司,花费300多万美元;在2003年曾打算收购全球三大支线飞机制造商之一的德国仙童多尼尔公司,投资金额近400万美元。

这些海外收购项目所需的外汇资金总计在1.2亿美元左右。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被吹捧为“中国传统制造业在海外的购并项目”的合金公司收购美国Murray(美瑞)集团,终成为“竹篮打水一场空”的闹剧。合金的公告显示:Murray(美瑞)集团美国美瑞早在2005年9月30日正式执行破产清算计划。

德隆收购德国仙童多尼尔公司也虎头蛇尾,近400万美元的外汇也没转回国内,终不了了之。

唐万新一口否认这是“非法换汇”。据德隆主案律师团一位律师透露,唐万新坚持认为这是“背靠背贷款”或者说“平行借款”,即找一家美国的金融机构合作,德隆把人民币资金打入对方指定的中国公司的账户,美国合作机构则按照约定汇率,把美元资金打入德隆指定的一家美国公司的账上。德隆这家美国壳公司就是前面提到的沙摩商。

然而,还有众多款项是唐万新无法自圆其说的。掌握的一份资料表明:合金公司对Murray(美瑞)集团有一笔高达1600万美元(1.4亿人民币)的外汇往来款,因为Murray(美瑞)已经在去年破产,合金公司已经为此计提1.3亿的坏账损失。

此外,德隆旗下各机构的资金往来盘根错节。根据公开报道,一份对德隆的审计报告显示:德隆合伙人控制的上海创索公司在2003年4月25日汇往深圳市金土地广告公司560万元;德隆控制的上海西域公司汇往深圳嘉德信公司627万,汇往招远市农村信用社454万元。这份审计报告认定,上述资金从德隆国际资产管理部转移到其他公司,再从其他公司转到香港嘉德信公司。另外,上海万浦精细设备公司在2003年5月21日,以电汇方式将1071万元汇到香港。

除了杨利经手的资金调拨外,唐万川、张业光、王志松、邵辉、富庶等人组织及经手的换汇金额也非常巨大。据知情人士透露,唐万川、张业光是德隆系负责资金调拨的核心决策人物,在德隆系盘根错节的资金转移络中,只有唐万新、唐万川、张业光等少数几人才能理清错综复杂的资金往来。

王志松等三人均为德隆干将,与唐氏兄弟关系密切。王志松是唐万新的校友,是德隆投圳“明思克航母”旅游项目的始作俑者,在成功运作明思克项目后,王志松离开深圳来到香港负责嘉德信公司等德隆壳公司的运作,由于王与深圳地下钱庄熟稔,王参与了大多数与地下钱庄换汇的行动。

公安机关的资料显示:在德隆出事后,唐万川、张业光及王志松均在逃。这意味着德隆资金去向仍有巨大谜团。也许,要解开庞大的海外资金谜团,还有待上述三人拘捕归案。

相关热词: 德隆 资金 悬疑

玻璃水生产设备
年会策划公司
滴胶冰箱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