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落永恒 第三十五章 青木跑道,那一夜!

2020-01-17 03:28:58 来源: 铜陵信息港

不落永恒 第三十五章 青木跑道,那一夜!

风zǐ灵离开之后,羽飞便再也无法保持平静。

一拳打在木屋的地板上,羽飞咬住嘴唇,“我该怎么做,我要怎样才能飞起来?”

嗖嗖嗖!

一声声破空声传来,虽然微小,羽飞却可以清晰地感知到。迅速打开窗户,看着天空。约摸上百人,和羽飞差不多大的年纪,在天空自由的追逐和飞翔。

也就在此时,一道声音传遍整个部落。

“所有木屋请注意,十六到十八岁的族人请注意,今天青木跑道开始开放,考验自己的机会来了,不容错过!再重复一遍,十年一次的青木跑道今天开放,机会难得,不容错过!”

测验长老像是拉皮条一样,不断重复着这一条通知。

“青木跑道,难道是老天在帮我?”

羽飞耳朵一动,“可以在星源天压下引动星力,以此让自己打开展翅点?只要有希望就不能放弃……试一试!”

长长的跑道映入眼帘,所有人都在这里排队,羽飞也走进了队伍。

“将姓名和年龄填在这里,然后拿着木牌进去等着就可以了。”一人递给羽飞一块木牌,还疑惑地看了羽飞一眼。

羽飞点点头,便走了进去。似乎来这里的人不多,大多都停在空中凑热闹的。

“那就是青木跑道吗,羽族起飞的跑道?”

一个个少年站在起飞线上,测验长老不断念出名字和星源天压,然后走过星源天压,然后起飞,似乎无比轻松。

人不多,很快,便轮到了羽飞。

“下一个,羽……羽飞?”

测验长老刚过中年,左手拿着一块木板,上面刻着一排排名字,右手拿着一只木笔,准备勾划。在点到羽飞这个名字的时候声音却颤了颤,笔尖陡然一停!

部落里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人?

还有,这个名字怎么会是羽飞!羽族是不允许重名的!

难道……是羽战族的那个羽飞吗?

怎么可能,他不是在星木城吗,是羽战族老族长要求的呀。许多事情时间一长自己都忘记了,可唯独羽战族的事情自己依旧记得。

“到自己了。”

青木跑道上,羽飞带上一些微小,缓缓站了上去。银色的头发被吹地凌乱,凌冽的风刮在他的身上,本就单薄的衣裳越发鼓动起来,羽飞的脸慢慢变红,脚步却未曾挪动半毫。

“十八岁……打开七倍星源天压。”测验长老还在认真端详着羽飞,在搜索着记忆。

青木跑道上开始增加一道道淡绿色的光环,一共七环!

“你才星士二重天,怎么可能抵挡住七倍天压?”

测验长老很是疑惑,看向羽飞的目光多了一丝规劝,特意在七倍上加重了语气。羽飞只是略微点点头,坚毅的眸子看向跑道。

“我想问一下,你是……羽战族最后一个后裔,羽飞?”

羽飞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只是看着前方的跑道反问道,“羽族的人不管是谁,都要在青木跑道上展开翅膀的对吧?”

测验长老嗯了一声,基本上确定了心中的猜测,只是不知道羽飞怎么会到了羽木部落。周围的人群却骚动了起来,彼此小声嘀咕着,有惋惜的,更多的却是嘲笑。

“我没看错吧,十八岁竟然才星士二重天?就这么个修为竟然还敢站在青木跑道,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装什么装,还染成银发……他冷冰冰的样子就像是荒野的乌鸦!”

“我好像认识他,想起来了!他可是羽战族最后一个后裔,他叫羽飞。奇怪了,他不是呆在星木城的吗?怎么会到我们部落里来?”

“没错,听说遇到了危险,是zǐ灵小姐救他回来的。”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只可惜他是羽战一系最后一个族人,就这么废了,可叹可悲!”

“连羽翅都凝聚不出来,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姓羽,算不上羽族!”

“不想测验的都给我闪开!”

测验人一怒,赤红色的星气展现在体表,周围人群顿时安静下来。测验长老最为温和,平常就喜欢拉皮毛开玩笑,却没想到这次竟然发这么大火!

毕竟长老也是星师级别的强者,真发起火也不是闹着玩的,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测验长老最后看向羽飞,恭敬地问道,“羽飞少爷,您确定要在七倍天压下测验?”

“我听闻,星源天压可以引动星力,辅助打开展翅点?”

测验长老思考了一番,还是认真回答道,“是的,可必须在八岁之前。”

“哦,八岁之前。”

像是晴天霹雳,羽飞的希望再一次落空!

仰起头看着星空,忽地笑了,“既然上来了……就只有走到尽头。”

羽飞嘴角扯了扯,耸耸肩,心里却十分酸苦。去天星山也没找到星炼师,到了羽族的部落碰巧遇上青木跑道打开,自己却错过了年龄。

十八年了,虽然装作满不在乎,羽飞的心里对不能飞行还是很介意的。

羽族,都是要在青木跑道上飞起来的。为什么,我不可以?我可以!

如果生活只擦出了灰色,我还要坚信七彩的未来!

羽飞继续看向跑道,目光坚定而执着,似乎他的眼中只有七步远的那条线。

一片片枯叶在风中打转,顺着冰寒而起,卷起到天上,越过羽飞的头顶。测验长老最后看向羽飞,羽飞只是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一动不动。

“羽战族的荣耀啊……开始测试!”

测验长老心里十分自责,已经打定主意要在羽飞重伤之前出手!

咔嚓!

羽飞刚刚步入七倍星源天压的场域,右腿便传来一声脆响,可羽飞竟然连痛哼都没有!羽飞一个趔趄,近乎半跪在了地上,还差一点点就要跪在了地上,急忙用手撑住。

七倍星源天压的压力,比一头七级星兽的力量还要大得多!

羽飞依旧昂着头,嘴角的鲜血迅速流了下来,撑在地上的左手臂也传来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

“天羽经,盘龙诀!”

加速催动体内的暗金符文,体内口诀运转到了极致,星气开始滋养肉身。羽飞强撑着往前走了一步,还有六步。

“竟然还走了一步!”测验长老觉得震惊又觉得理所当然。

拖着腿,羽飞身体开始扭转,“盘龙天星!”

又走了两步,还有三步。

使出盘龙天星之后的羽飞,全身都在颤抖。眼睛直瞪着前面,在下一步,终于……要倒下了。

“星空手,出!”

如同坠入泥沼,羽飞施展出星空手也慢了许多,最多施展到上百次,朝着地上打去也只能保证自己不倒。

“上百次星空手,级别竟然是……完美级!”测验长老真的是越来越惊讶。

星空手的防御,在七倍星源天压下,还是被压碎了。鲜血如注,可羽飞还是没哼一声,测验长老看着跑道上的羽飞,正在一点一点朝着前面蠕动。

“羽战族啊!”

多少次,测验人想要开口强行中断测验,却又张不开口。

没有自由没有希望地活着,他们宁愿去战斗,战斗到最后一刻,哪怕是死!这就是羽战族的传统,这就是羽战族的自由意志!

测验长老没有开口,周围的人也不敢放肆说话,时间就在众人的注目中一点一点过去。

一直到了正午,天空的乌云越发浓密,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你们明天再来测试。”

随着测验长老这一句话说来,众人像是得到解脱一样,高兴地蹦着跳着,一个个飞向天空。耍宝一样在空中划过美丽的弧线,快乐和自由的笑声响彻在跑道之上。

测验长老哼了一声,这些飞着的孩子才一哄而散,远远地还能听到他们之间的谈论和嗤笑。

“这帮无知的孩子,知不知道眼前的快乐都是……都是羽战族的牺牲换来的!再过几十年,还会有人记得曾经不落的永恒传说么?”

撇撇嘴,测验长老目光再度放到青木跑道,还有跑道上的羽飞。

他,依旧努力昂起头,盯着前面七步远的通过线。

三个时辰过去了,测验长老的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话。羽飞,羽战族最后一个族人,秉承着自由的战斗意志,往前又挪动了半步。

羽族无论是哪一支系,天生骨骼脆弱身体轻盈,按理说修为不足连一步都支撑不住,可羽飞已经走了四步,不愧是羽战族啊!

羽飞体内骨骼断裂的声音传入测验人的耳朵里,测验长老忍不住朝他靠近了一步。

手抬了起来,停在半空,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慢慢放下。

他不由得想起十八年前,那个让他,还有当时所有的羽族强者都无法忘记的一夜!

那是一双翅膀,带着凌冽无比的刀气,在空中缩合到一起,转动起来,化作一柄飞刀!闪耀着黄金的光芒,朝着天空而去!

随着一声爆炸声响,刹那,灰暗的天空被点亮,即便只是一刹,也足以让所有人记住。

羽开,羽战族不世出的天才,羽飞的父亲,三十岁便进入星君境界的巅峰。只差一步,只要他进入星尊境界,从此修炼一路坦途,甚至成就不落永恒的传说。只可惜,三十岁已经是他的尽头。

那一夜,羽飞的母亲生下孩子便去世了。

那一夜,羽飞的父亲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选择了冲向天空。

羽开一死,羽战一系只剩下年迈的老族长还有……一个刚出生的孩子。按族规,羽飞的母亲不是羽族人,羽飞不能够姓羽。羽开若活着,凭借强横的实力或许没人说什么,可以将姓名记录进入羽族的木典之内。

可现在,谁会为羽飞出头?

于是,众人起哄。年轻的青云城主决定将羽飞和老族长送到星木城,并让羽飞随母姓。

所有在场的羽族都忘不了那一夜,那是测验长老一生唯一的一次,看到了羽战族的族人下跪!年迈的老族长,羽飞的爷爷抱着孩子跪在了地上,看着年轻的城主,祈求让这个孩子继续姓羽。

年老的人们想起了这位老族长曾经的光辉事迹,一幕幕,一件件!就在前几天,在青木山内的星兽暴动的时候,他带领着为数不多的族人与星辰异族大战,誓死保卫着羽族部落。

而最后,只有老族长活了下来!

只有战死的羽战族,没有下跪的羽战士!

而那一夜,他下跪了!

不过,他的请求仍然被拒绝了。

族规不可废,青云城的城规不可废!

当然,还有一个例外,那是比下跪更大的耻辱。

海军总医院
漯河市中心医院
承德白癜风治疗费用
海口治好牛皮癣费用
泰安治牛皮癣疗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