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刻大师 第一百四十一章 逃!

2020-01-16 19:07:13 来源: 铜陵信息港

魔刻大师 第一百四十一章 逃!

第一百四十一章逃

篝火被鼠群带起的劲风扫灭,山洞里黑暗下来,耳边全是惨叫和怒吼声。一道黑影从身前掠过,莫雷瞳孔一缩,一脚把基德踹开,自己身上却多出了几道伤口。

小腿上的痛楚让莫雷心中一惊,眼中猛然闪耀起红光,一甩手魔法飞弹重重将那只黑角鼠轰飞,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腿肚子上的伤口,结果摸了一手血。

幸好及时使用了伪魔纹,否则这一抓绝对能把人骨头抓碎

这种魔兽虽然看似爪子不大,却有一种无形的大地系魔力从爪尖延伸出去,论起实际长度,比看上去恐怕得多出一倍多

“走这边”

厄里德一脚将那头黑角鼠的脑袋踩成稀烂,猛然怒吼了一声,抓起一块木板,如同战车一般往洞外凶横的冲了出去两只半人高的黑角鼠挂在莫雷身上,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莫雷却是一咬牙不管不顾,就这么仗着伪魔纹的硬度,迅速跟着厄里德往外跑。

人的肉眼早就适应了篝火的明亮,此时火光突然熄灭,眼前完全是漆黑一片只听附近惨叫不断,却看不清敌人确切的位置,这种情况实在让人心里发毛。强忍住使用魔法踏板的冲动,莫雷把伪魔纹运转到最大,紧紧跟在了厄里德后面

兽人的眼睛和人眼不一样,天生就具有一定的夜视能力,跟着他走肯定不会错。

不间断砰砰的撞击声从前方响起,还有骨头断裂的声音,木板折断的声音。不过厄里德终究还是冲了出去,一把扔开只剩半截的硬木板,一步跨到了一头角牛背上莫雷此时眼睛终于适应了些月光,紧随其后跳上牛车

几个跟着厄里德冲出来的人也惊慌地跑上来,不过那些黑角鼠哪里肯罢休虽然它们一时半会撕不开角牛厚实的硬皮,不过车上的人类明显要脆弱得多一道黑影突然冲上来,一口咬住了一个劳力的脚腕,随即用力地往外拖这些东西的力气十分惊人,那个劳力吓得惨叫,直接抱住莫雷的大腿

其他人吓得直往车里躲,莫雷心中一惊,急忙伸手去拉那个被咬住的人,可就在此时,又是几只黑角鼠冲过来狠狠咬住了他,这一拉竟然根本拉不动

那个人猛然惨叫了一声,脖子一歪昏了过去。

要知道现在可是使用了伪魔纹啊如果再用这样下去,先不提能不能拉上来,就算拉上来这人也得给扯成两截了不可莫雷想到这里,眼中暗红色光芒一闪,一缕火焰顿时跳跃上指尖,指向车下的那几只黑角鼠

要是不先把它们赶走,绝对不可能救得下人来

可就在这时,三道锋利的白光横斩而过,直斩莫雷的脸前

“嗯?”莫雷瞳孔猛然一缩,在这道爪影上竟感觉到了强烈的威胁

火焰盾牌瞬息凝结,然后被撕开紧急用出的魔法踏板也被瞬间击碎,锋利的爪痕划中莫雷交叉起来的双臂,在伪魔纹上拉出几道刺目的火星巨大的力量差点将莫雷打下牛车,精神力瞬间就掉了一大截

一个侧翻落在了角牛背上,缓去了那股巨大的冲力,莫雷一挥雷电法杖,一圈银色的电顿时缠绕在牛车周围,终于将那些鼠类魔兽逼退开来银色的电光照亮了周围一瞬,这才看清了那道爪影的主人。

这竟是一只两米多长的黑角鼠

虽然长得和黑角鼠十分相似,但它头顶的尖角赫然是银色的,与其说黑角鼠,倒不如说银角鼠更合适一些

“鼠王护卫”厄里德一直守在牛车前,疯狂地砍杀着冲来的魔兽,但回头看到那头巨大的银角鼠,还是忍不住震惊地喊道。

强达三阶的魔刻电虽然赶走了大部分黑角鼠,但在这头银角鼠面前却丝毫没有效果。只见它缓缓地挥动着爪子,大地系的魔力越聚越多,而那爪子的速度越来越快,终于一爪挥下,再次斩出了那三道锋利的白光银色电在爪前恍如无物般被撕开,随即正正地落在了角牛身上

角牛可是驯化的魔兽,可在这一击面前竟丝毫没有抵抗的余地只听它凄厉地惨叫一声,整个身体几乎被这一击撕开了一半

巨大的身体轰然倒地,汩汩流淌出鲜血来,牛车也当场被掀翻,上面的人都摔下车来,随即被隐藏在草中的黑角鼠趁机咬断了喉咙。

“糟了,这个鼠群里一定有鼠王”厄里德此时也摔下了车,不过他立刻就大叫着爬起身来,抄起弯刀冲向了那头银角鼠,一边冲一边怒吼道。“快走上另一辆车,我先拖住它”

“我们走”莫雷一脚踢碎了一头黑角鼠的头颅,二话没说就把一个劳力扔上了另一辆车。一圈电瞬间升起,其他黑角鼠顿时止步,有几头凶狠的龇牙冲了过来,却被雷电电的浑身抽搐,终于还是退缩了回去。

巨角牛被惊得四处直撞,但始终不肯向远处跑。莫雷此时终于跑到车上,全力维持着电保持在牛车附近,可看着牛车始终没有方向,忍不住气得吼道。“你在做什么,快开车啊”

“我试了,可它不听指挥”抓着缰绳的那个劳力都快急哭了,可他不管怎么抓缰绳,角牛都始终一副惊慌的模样,完全没有听命令的意思。

莫雷心下一惊。“糟了,角牛只有兽人才能驾驭”

可这一转回头去,莫雷心中顿时就是一寒

普路托那高大的身影还在洞口附近和鼠群血战着,而与他对战的......赫然是一头三米多高,角色灿金的巨鼠

这难道是鼠王?

格里克和另一个兽人不在那里,角牛车也少了一辆,看来已经趁乱逃走了。莫雷急忙看向厄里德,可他还在和银角鼠对峙,此时竟然根本没人能动的了这架角牛车

弯刀和爪影间爆出阵阵火花,中间无论是人是鼠都无法靠近,现在看来一时半会儿根本分不出个胜负心中念头急转,却发现此时无论如何,也没法再变个兽人来

“这可是你自己不听指挥的,那就别怪我了哈”莫雷眼神一变,魔法飞弹的光芒忽然出现在了他的指尖上。

此时厄里德与银角鼠之间的战斗已经白热化,不过他却担心牛车,一个分心之下被银角鼠发现了破绽。三道比之前更为强烈的白色爪影狠狠抓来,厄里德心中大惊,急忙抬刀招架。可这次的攻击却尤为可怕,弯刀上顿时传来难堪重负的咔咔声,厄里德脚下一个不稳,不小心一步跌退

可就在厄里德即将摔倒时,一条麻绳却突然飞来,缠住了他的腰,一下子将他拉到了牛车上莫雷收回麻绳,一低头避开了从头顶掠过的爪影,一发魔法飞弹狠狠地打在了牛屁股上,随即怒吼道“给我跑啊”

...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电话号码
郑州性病医院口碑怎样
蚌埠治疗癫痫病医院
广东哪家医院癫痫病好
河北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