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8位抗战老兵聚首成都 再唱壮歌忆当年

2018-11-10 19:10:57
8位抗战老兵聚首成都 再唱壮歌忆当年 9月18日,几辆汽车停在成都市金牛宾馆西苑内。

车上下来8位近百岁高龄的老人,他们的胸前,一枚枚勋章闪烁着光芒。

这8位老人,有人曾在热带雨林的死人堆里爬进爬出,有人曾在淞沪会战中流过鲜血。

下午2点,一场“元勋关爱远征英雄”捐赠活动在金牛宾馆西苑礼堂内举行。

8位抗战老兵作为健在的117名川军抗战老兵代表,现场领取了每人每一年的8000元捐赠。

而这一捐赠,将持续到这117位老人离世为止。

活动现场,每位老人都很激动,情不自禁又讲述起自己的抗日故事。

再唱“满江红” 老兵壮志仍不改 每位老人进入会场,志愿者、市民都会自发起立鼓掌。

96岁的张文治眼睛有点红,这样的欢迎场面,是这些老兵们少有经历的。

1934年,未满16岁的张文治从南充嘉陵中学毕业,毅然决定参军报国。

1937年抗战爆发,张文治任杨森20军特务连排长。

“我们从四川到贵阳,一路沿长沙、武昌、南京,到达上海嘉定。

”张文治回忆,他带队驻守桥亭宅、顿悟寺、陈家行一线,日本第三师团、第九师团和禁卫师团对这一带发起猛攻,飞机轮番轰炸、机枪大炮掩护。

“当时我们在战场上杀敌,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守住阵地。

”张文治说,什么是代价?战士的鲜血就是代价!在淞沪会战的七天八夜中,20军伤亡惨重,阵亡士兵达7000余人,而张文治仅受轻伤逃过一劫。

回顾起参加抗战的点滴故事,张文治越说越激动,现场高唱起淞沪战场上战士们勇士气的歌曲《满江红》,“靖康耻,犹未雪。

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台下老兵和来宾和着他的歌声拍掌高唱助兴。

老兵抹眼泪 运物资战友死伤大半 18日一大早,家住资阳的94岁远征军老兵朱取信,在儿子的陪伴下赶到成都参加老兵会。

一路上,他又回想起自己投身抗战的日子: 1937年,年仅16岁的朱取信毅然从戎,成了成戍司管区的一名学兵。

两年后,他被保送到陆军军官学校第十一期军官训练班,在铜梁虎峰场受训一年。

毕业后回部队任排长。

此时战火在中华大地上蔓延,朱守信所在部队改为中国远征军长官司令部兵站总监部运输第七团,开赴云南前线。

由于云南山高林密,地势险要,给物质运输造成极大的困难。

尤其在雨季,别说人了,连走惯山路的马都会跌落山下。

一次,朱守信所在部队要翻越高黎贡山。

高黎贡山,海拔4000多米,山上空气极其稀薄,连火都点不燃。

饿了,战士们就嚼生米充饥。

渴了,就靠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