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12.一个叛徒的死去

2019-12-05 06:41:48 来源: 铜陵信息港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12.一个叛徒的死去

跳动的雷电,在自然界里是爆裂,难以掌握的能量,它代表是天空的愤怒,代表是惩戒,是对于一切不服从者的惩罚。

而在某些高等生物手里,桀骜不驯的闪电则是力量的体现,大概是由于众神之父对于艾泽拉斯太过关注原因,秉承他意志诞生的奥杜尔的守护者们大都能操纵雷电,作为自己的武器和盾牌。

其中强大的是托里姆,这个雷电的宠儿在艾泽拉斯的历史里,被称为雷霆,但他并不是强大的,据说愤怒的奥丁,掷出手里的审判之枪冈格尼尔的那一刻,爆发出的雷电甚至能撕裂大地和天空,而被泰坦亲自赋予了某种使命的大守护者莱,虽然从不以高强的战斗力作为象征,但实际上,莱所能操纵的雷电,不会比奥丁差多少。

而继承了莱的部分力量,再加上自身的秩序和圣光的融合,圣骑士狄克...不,他已经不能被称为单纯的圣骑士了,在他手中,雷电被赋予了新的意义。

“你们没有未来!未来掌握在我手里!滚开,你们休想碰到...”

“砰”

洛肯高举着金色手杖,耀眼如风暴一样的雷电在他手心汇聚着,让他双眼之外,都弥漫着蓝色的雷霆之光,呼啸的风暴在他身体周围盘旋着,甚至搅动了头顶上方的一抹星光,显然,在这种被团团包围的情况下,洛肯高绝的智慧已经判断出了一切,他该认真了,或者说,如果再不认真,他就没机会认真了。

可惜,从诞生到现在,洛肯都不是一个战斗力强横的存在,他的威胁,大都来自他的阴谋和对人心的揣测。

不得不承认,智慧在大多数时候都能占据上风,但当力量强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智慧也只能俯首称臣,比如现在。

洛肯的话还没说完,狂啸的阿尔卡冯的拳头就击碎了他护身的风暴,重拳所到之处,一切阻碍灰飞烟灭,就连空气都被这单纯的蛮力击穿,洛肯想要闪避,但在诺兹多姆对于时间的操纵之下,哪怕他躲开了那拳头,却还是被倒退的时间无情的放置在了拳头的正前方,当那拳头印在洛肯的胸口的那一刻,以泰坦赐予的强横身体,都在这一击之下,发出了咔咔的震动声。

这里的所有人都和洛肯有深仇大恨,虽然奥丁很希望将洛肯压回瓦拉加尔审判,但是如果洛肯的运气不够好的好的话,聚集在这里的力量,就能当场杀死他...这并不夸张,在场的,可没有一个是弱者。

玛里苟斯化为龙形,张口就吐出了换乱的魔力风暴,这风暴再加上科拉隆的火焰流星拳和图拉旺的寒霜之咬,被埃玛尔隆的窒息风暴包裹,以强横的姿态轰在了被海姆达尔和艾尔联手缠住,根本没办法防御的洛肯的腹部,这一击直接破开了洛肯的长袍,在他腹部留下了一个狰狞的贯穿伤。

爆裂的能量将守护者坚硬到无法想象的皮肤破开,但内部并没有流出鲜血,守护者的身体构造和凡人生物并不一样,狄克只看到了那崩裂的伤口之下的逸散蓝光,那是泰坦能量,纯粹的那种。

这个发现也让圣骑士内心一惊,如果尤格萨隆已经可以直接侵染灵魂,却不改变**的话,那是不是就意味着,那古神很可能已经完全脱困了。

一个被封印的古神,一个刚刚脱困的古神,就像是克苏恩那种,很容易被杀死,狄克就曾亲手完成了一次,但如果是一个完全脱困的古神,一个在漫长时间里得到了足够的养分的古神,那可就不是运气或者实力的问题了。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痛苦让洛肯爆发了,他可能从诞生开始,到现在,都没有承受过这样的伤势,跳动的已经形成了实质性的雷电风暴的雷霆在他身边完全爆开,就像是雷电之环一样横扫过周围的一切,硬生生将疯狂进攻,如同蛮兽一样的阿尔卡冯和海姆达尔击退,

“见识这创世的伟力!”

洛肯的头发在雷电当中根根竖起,那雷电的颜色逐渐变成了白金色,就像是传说中众神之父阿曼苏尔所掌控的神罚一样,映衬在他狂怒的吼声里,倒真的显得异常的强大,这好歹也是个守护者,在这种级别之下,是不可能存在一击必杀的,只能用真正的力量碾压,或者对抗,从其中寻找到一条取得胜利的方法。

不过不能碾压,不代表没有破局之法。

就在白金色的雷电缠绕于洛肯的身体周围,让周围的人都感觉到皮肤上竖起的毛发,甚至撕扯着空间,让周围的空气都出现了黑色裂痕的这一刻,狄克的声音在战场上又一次响起。

“没有谁能逃过审判!洛肯,你也不行!”

“嗖”

金色的太阳长枪从狄克手心里飞出,如狂怒的针刺一样,将那缠绕的严严实实的白金色雷电撕开了一条缝隙,但却没有伤害到洛肯的身体,停留在他身体的魔法护盾之外,这守护者拥有强大的智慧,显然,他也是个强大的法师,操纵各种能量对他来说并不复杂,甚至需要一个念头,能量就能主动汇聚于他的身体之上。

但这一击只是个开始!

“提尔的英灵在天空之上注视着我!”

“嗖”

“可耻的背叛将以惨烈的报复作为终结!”

“嗖!”

“这是复仇,终的复仇!你逃不掉的!”

“嗖”

连续三道太阳之枪几乎是在转瞬间被狄克扔了出去,过度使用雷电之力,让狄克扔完一支太阳之枪的时候,全身周围都被跳动的雷霆覆盖了,那雷电烧焦了空气,让周围的光线发生了扭曲,远处看去,狄克就像是真正被雷电缠绕的雷电之神。

毫不夸张,在雷霆之声的活力的支持下,他的太阳之枪的威力被释放到了一个强到可怕的地步。

击,洛肯的白金色闪电被破开缺口,第二击,那缺口正式被打通成为缺陷,第三击,也是爆裂的一击,完全破开了洛肯身体周围的能量防御,将雷电之枪完全的威力在洛克的额头上爆发开来。

这的一击破开了这位智慧头顶的代表智慧的蓝宝石头冠,这一击也让准备决死反击的洛肯感觉到致命的威胁,但他知道,他不停,周围的所有人都在气势汹汹的对抗着他,只要他稍微停那么一刻钟,更致命的攻击就将落在他的躯体上。

刚才的那一击已经证明了,他无法承受这种集火的攻击。

洛肯萌生退意了。

他知道该怎么做,索性在几秒之后,当白金色的能量汇聚到了强大的状态的时候,智慧的声音也伴随着那爆开的白金色雷霆传遍了整个大厅。

“奥杜尔!那才是一切决战的战场!我在那里等着你们!蠢货们!”

“这个未来,简直乱七八糟!”

所有人都知道洛肯要逃了,但面对他扔出的一击,却没有人敢于松懈,那跳动的白金色雷霆的威力是实打实的,狄克将所有的圣能注入纳鲁之盾当中,金色的护盾在身体之外爆开,然后飞快的聚拢成为一道金色城墙,将众人全部包裹在其中,但这还不够!

远远不够!

真正的守护者拼命的力量有多强?

狄克的纳鲁之盾形成的光芒城墙只坚持了不到1秒钟,就被横飞的雷电完全撕碎,下一刻,玛里苟斯的蓝**法也承接而上,将雷电挡在外层,诺兹多姆和梦境女王一起出手,黄色和绿色的荧光将众人浸透,伴随着强横无比的雷光扫过,所有人都像是胸口被狠狠锤了一下,但好在终于是度过了这一击。

这是洛肯能扔出的强的一招,当众人回过神的时候,原地却只剩下了一个星光四溢的隧道,黑色的空间光泽证明了这是一个空间通道,洛肯已经不在了。

“该死!该死!让他逃了!”

阿尔卡冯愤怒的锤击着地面,但狄克和海姆达尔却抬头看向天空,

“不,他逃不了!”

就像是要印证狄克的话一样,下一刻,一道金色的光芒贯穿天空与大地,从云层之上的某个地方,就像是一把从天空斩下的金色长剑,剑锋从黑暗的天空刺入风暴峭壁的空气里,那才是真正的雷电,那光芒,就是无尽的雷电的化身。

没有声音,因为这已经超越了声音,没有震动,因为这已经超越了震动。

就恍如组成世界的基石,在它出现之后,整个世界并没有因此改变,因为它本来就是这世界的一部分。

那就是奥丁的规则,关于审判,关于战争,关于勇气,关于力量的规则,它不需要被解释,也不需要被证明,它就在那里,就在众人身边。

冈格尼尔,必中之枪!

狄克恍惚间看到了一道犀利的长枪包裹在那金色的雷电里,从天空,从瓦拉加尔的天空直刺而下,带着某一位至高大神的意志,哪怕他无法走出那天空要塞,哪怕他只能用目光扫视大地,但他一直准备着,准备着这一击,阿里报复那曾经背叛了他的兄弟,来执行他的神之裁决!

奥丁!

审判之枪,冈格尼尔!

这才是终的杀招,奥丁的神罚之雷!

那的刺入了闪电大厅和奥杜尔的空间隧道里,在光芒落尽之后,胸口被刺穿的洛肯才从空气中出现,他周围满是黑色的空间风暴,那是空间都被破坏了,这一切...洛肯的目光无神的看向天空,守护者强大的身体让他即便是在遭受了这样的致命伤之后,却依然可以完成这个动作。

银色的长枪虚影刺入他的心脏,他的胸口,他看着天空,目光穿过云层,似乎看到了那个高大的金色身影,那个带着角盔,只有一只眼睛,但其中却散发着无比寒意的身影。

那是奥丁,首席管理者,守护者们的战争首领,他蛊惑了奥丁的养女海拉,让那个可怜的姑娘和他一起,用阴谋和奥杜尔的能量,将奥丁永恒的封锁于瓦尔加拉当中,他利用了奥丁的亲情,尽管那玩意可能并不存在。

但这不意味着奥丁不知道这一切。

奥丁站在金色的苍穹之上,他站在苍穹广场的边缘,他手里的银色长枪散发着难以想象的高温,他看着已经陷入了绝境的洛肯,并没有宽恕,没有饶恕,直到洛肯的一息消散的时候,他才收回长枪,转身离开了这金碧辉煌的地方。

“这一击...为了我的女儿!”

“混蛋,去地狱忏悔吧!”

而在风暴峭壁的无尽寒风里,洛肯的身体不断的下坠,在他下方,那是奥杜尔的无尽鸿沟。

那地方现在还被狄克封锁着,他无法跳入奥杜尔里,所以只能选择其他方向,但...正是这求生的举动,将他彻底送入了地狱。

在快速坠入鸿沟大地的那一刻,洛肯徒劳的伸手想要抓住什么东西,但奥丁的那决死一枪附带的规则,已经彻底毁灭了他的生机,他艰难的动着嘴巴,让自己的残响在这片大地之下响起。

“这个未来...咳咳...这不该是...我...我不接受...这个未来!”

“砰”

尸体坠地,冰冷的雪花和风暴涌起

,整个风暴峭壁的空气都在哀嚎,都在颤抖,都在尖啸。

在这一刻,无尽的风暴似乎更密集,更婉转了一些,他们似乎在默哀,似乎在哭泣,为一个曾经高贵的守护者的陨落。

这不是次了。

数万年前,也有这么一个守护者孤独的死在这片大地上,那一次是为了救赎,是为了正义,是为了秩序。

而这一次,是为了复仇,是为了惩罚,是为了审判。

死亡...就是死亡,如此无情,却又如此让人感怀。

铭记吧,大地,历史,在今天...洛肯死了,一个罪魁祸首,死了。

南京港龙医院
东乡第三医院预约挂号
辽宁整形美容费用
重庆治疗癫痫病医院去哪家
汕头如何治疗包皮包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