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之全能至尊 第506章 抱歉,这是个人机密

2020-01-16 19:22:30 来源: 铜陵信息港

万界之全能至尊 第506章 抱歉,这是个人机密

作为帝国的现役博士之一,因为颇受皇帝的赏识,从下层平民阶级爬到如今地位的卢克斯对于这个国家还是挺有认同感的,毕竟,他已经将自身大半辈子的心血都倾注到了这个国家之中。

面前的这个黑发男孩可以说是从小被他看着长大的,哪怕现在对方已经独立了,他也不希望见到对方做出背叛帝国的行为。

“怪不得,你小子的实力在离开研究所后居然会增长得这么快了……”摇摇头,卢克斯将自身的杀气迅速收敛了下去,看向江言的眼神也恢复了平静之色。

见此,江言面色不变,心中则是暗笑了一下。

江言很清楚,自己这一世自从真灵觉醒后带来的变化,主要是实力方面那不正常的增长速度,肯定是瞒不过有心人的,卢克斯正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因此,语气让他们猜来猜去,还不如给自己找个最合适的借口,被他通过异能和麾下的子机智脑们合力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创造出来的‘异神’这一块招牌,在这种时候就非常地好用。

而且就算江言不说,外人也有很大的可能会怀疑到所谓的‘异神’的身上,因此还不如干脆点承认了,省的徒增麻烦,至少,这样可以避免很多来自于外人的不必要的试探行为。

反正西大陆上已经暴露在各国情报眼线之中的「异神契约者」的数量都已经接近四位数了,这么大的基数下来,江言这一个例子也就没有什么稀罕的了,也就不会引来过多的关注。

毕竟江言在明面上是有着帝国上层贵族之一的思林特侯爵家的背景庇护的,只要他做事别太出格,外人也就没法随随便便找他的麻烦。

“那『异神』的力量还真是神奇啊,似乎还不到两年的时间吧,居然就让当初那个贫弱的小屁孩成长到了我都不敢小瞧的地步了!言小子,现在的你,实力是不是已经比我还要强了?”上下扫视了一遍江言后,卢克斯一边好奇地问着,一边当着江言的面给自己的双眼加持上了探知系的精灵术式。

“哪里,比起博士您来说其实还差了很多呢。”江言微笑着奉承道,面对卢克斯那炯炯有神的泛着丝丝细不可查的灵光的双眼传过来的探视目光,他的脸上却毫无一丝异样感。

并且任由卢克斯窥探了半响后,江言才似笑非笑地说道:“话说,博士您可否不要用这么热切的目光看着我呢?不然我或许就得怀疑您是不是有着什么奇怪的癖好了呢!”

“臭小子,两年不见,你都在外面学会了这么多奇奇怪怪的话了吗!”被江言这么说了,哪怕卢克斯还想继续窥探下去也不得不停下了,只好嘴上装作恼怒地笑骂了一句。

说完后,卢克斯解除了双眼的探视术式,内心则是有些无奈。

‘根据观测到的体内灵波的图谱来看,似乎只有兵级极限的程度?比起哈尔来说好像也只是强上一丝而已?但那怎么可能!’

‘那么,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方法掩盖住了自身无意识往外泄露的灵波反应吗?以这小子那连我都不得不佩服的精准操控能力来看,做到这一点倒也是完全不夸张……’

就单单凭借着江言刚才能够在自己全力释放的灵力压迫下依旧不动如山的表现,卢克斯就一点都不信江言的实力真的只有现在根据灵波图谱所推导到的兵级层次!

可惜,除非卢克斯愿意在这里直接彻底激怒江言跟他翻脸,否则刚才的探视系精灵术式最多也就只能做到这种程度的探查了。而还打算依靠江言在「龙神祭」之中为自己谋求利益的卢克斯自然是不愿意双方现在翻脸的。

稍微纠结了一会儿后,卢克斯叹了口气压下了自己对江言现在实力层次的好奇心,然后对江言问道:“言小子,我问你,若是去参加「龙神祭」,你应该是有把握的吧?”

江言摊了摊手:“博士,请不要为难人啊,谁知道到时候敌人都有谁,又会面临什么样的试炼?所以这话我可不敢说满,只能说,自保的话应该还是有几分把握的,毕竟谁也不愿意白白送死,对吧?”

听着这个基本上就跟没保证差不多的回答,卢克斯不太满意,但也没法反驳。

“好吧……”略过这个话题,卢克斯想了想,又好奇地问道:“你是什么时候成为跟『异神』订下契约的?”

“嗯……大概是一年多以前吧?记不清了。”

“『异神』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呢。”

“你从『异神』那里交易到了什么?”

“抱歉,这是个人机密。”

“你付出了什么代价?”

“同上,请不要深究个人机密呀。”

“真的只是个人机密吗?没有出卖帝国的利益吧?”

“当然,我保证,那只是我个人的机密事项!所以,可否请您收起那『谎言侦测』的术式呢?说真的,被这玩意锁定的感觉挺难受的。”

“切,你小子的感知还是一如既往的这么敏锐啊。”

“哈哈,过奖、过奖。”

“言小子,好歹看在是我让你诞生在这个世界的这一点点恩惠的面子上,关于那个神秘的『异神』,你就真的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情报分享一下吗?”

“博士啊,我只是个普通的「契约者」,能有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呵呵,听说那『异神』对于优秀的人才英杰非常地钟爱呢……年仅十岁的军级精灵使?就我所知道的情报范围里来看,不论是实力还是潜力,你恐怕都是目前已知的「异神契约者」素质里最顶尖的了吧,你这样的契约者,在那位『异神』的眼里恐怕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的契约者的程度吧?”

“谁知道呢?牠那种神秘存在的想法,可不是我这样的普通人可以琢磨透的。”

“真的……无可奉告?”卢克斯语气不甘,期待地盯着江言问道。

被这样一个老头子这么盯着,江言不由得双手搓了搓自己的胳膊,没好气地翻着白眼说道:“博士啊,放弃吧!我可不信您没有干过像是从一些「异神契约者」的脑子里强行搜取情报信息之类的行为,我知道的也不比你多!咱们能别继续浪费时间吗?”

“好吧。”不爽的哼哼了两声后,卢克斯面色一整,严肃地看着江言问道:“回归之前的话题,言小子,你……该不会是打算让哈尔他们也成为跟你一样的「异神契约者」吧?”

“老实说,是有这个打算呢。”江言咧嘴一笑:“您知道的吧?就像是中介一样,我们这种契约者若是能够主动帮『异神』拉拢到新的优秀人才与牠订立契约,那么就能够凭借这份功劳从牠手中获得很可观的回赠,拉拢到的人才资质越是优秀,回报也越大。”

“所以,你小子就将主意打到了哈尔身上?”卢克斯目光不善地问道。

江言笑眯眯地点点头承认道:“是啊,毕竟那家伙的天赋确实很不错,想来若是成为「契约者」,多半也能获得『异神』的赏识吧。”

卢克斯眯起了眼睛,眼神变得有些危险了起来:“你小子胆儿挺大啊,居然当着我的面想去帮那不知道是敌是友的未知势力抢夺帝国的人才?”

“别说得那么难听啊,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哪里算是‘抢’?”江言没在意卢克斯眼里的不善之色,而是理直气壮地反驳道:“说到底,订立契约这种事,我最多只是做个牵线搭桥的而已,真正能决定的要不要跟『异神』签订契约的人是哈尔他自己,就连『异神』都不能强迫他的意愿,不是吗?”

“所以,你小子就问心无愧地来撬我的部下了?”卢克斯吹胡子瞪眼睛地微怒着说道。

江言笑嘻嘻地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嘿嘿,博士,咱们的立场算是盟友吧?您都让哈尔去学院进修了,也就是说没有对外界隐藏哈尔的情报,就算我不做,也会有其他契约者注意到他并把他介绍给『异神』的吧?甚至可能都不需要介绍,『异神』便会自己注意到哈尔这样的人才并对他发出邀请,与其如此,那还不如让我来拿下这好处呗。”

『异神』至今为止是如何与人接触的,至今都还是个谜团,只知道对方拥有着能在任何场合下、不发出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就直接与契约对象交流的能力。

有些人是在睡梦中,有些人则是清醒的时候;有些人是在遭逢到困境危难之时被牠忽然联系上,有些人却是在与平时毫无异常的情况下忽然接收到了来自于『异神』的招揽契约。

可以说,至今都没有人弄清楚其中的规律,也无法寻找到『异神』的所在。

或许,身为『异神』的‘真信徒’的那些人会知道更多的信息吧?不过想让一名虔诚坚定的信徒出卖他们的信仰,那难度实在太大了,再加上『异神』保密的手段至今都没人能够破解,惹急了还会激怒了『异神』,这就让「异神信徒」们难以成为可行的突破口。

更奇怪的是,就算是在与之交流、签订契约的场合里,那些契约人也依旧无法察觉到『异神』究竟身处于哪里,更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牠就好像无处不在一样,或许一个不经意的情况下,对方就已经潜伏到了你的耳边……正因为这种如同虚幻,好似灵异鬼怪一样的诡异现象,才更加深了对方的神秘感,让世人忌惮的同时也更想探究清楚其真身。

以上的这些情报卢克斯早就已经知晓,因此他也知道江言的话是很有道理的,……或许,在就在此刻,在他未曾察觉到的时候,那个神秘莫测的『异神』就已经找上了哈尔呢。

“好吧……”满是不爽地吹了吹胡子,卢克斯内心里暗暗决定之后就抽个时间去找哈尔他们好好谈一谈。

之后,卢克斯又对江言问道:“异神契约的事情先不谈,若是让你来训练哈尔他们,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就跟你之前说的那样吧,我会教给他们一些特殊的技巧、秘术知识,短时间里让他们的战斗力提升个三四层应该是不成问题的。”江言想了想,道:“培养所需的资源方面,你才是他们的上司兼监护人,这方面我可不会帮忙出血!如果不想成为跟我一样的「契约者」的话,那就只能加大训练量,从经验、技巧上进行提升了,就像我之前两年在暗杀部队里经历的那样。”

“秘术?”卢克斯注意到了江言话里的某个关键字眼,眼皮不由得睁大了几分:“你是说,你身边的那群同为「异神契约者」的护卫所掌握的特殊秘法吗?还是说,前阵子你跟我研究所里的某个研究员发生冲突时使用的那种奇特的攻击技巧?”

卢克斯已经想到了江言身边的那一群由一级高阶实力的数据化人形智脑组成的黑衣禁卫战士们。

发生在帝都这个最重要的帝国中枢大城范围内的事情很少能够完全隐瞒过这个帝国的情报机关的,至少像那天夜晚那种公开场合的交战,不可能做到太严密的情报封锁。

特意派人搜集过那一天夜里的佐斯?古伦德袭击江言的战斗情报信息的卢克斯自然也是知道了不少信息的。

特别是在事后获得了现场残留下来的战斗痕迹的情报后,别的不说,那残留在城区里的几道仿佛被大型攻城舰炮轰击出来的裂谷状的痕迹,尤其让卢克斯感到好奇。

那已经是军级高手才能留下的战斗痕迹了。

但根据卢克斯提取现场的某些样本之后的实验分析所知,那种战斗痕迹却不是古伦德家的军级高手留下的,不论是战斗方式还是灵力残留的属性反应都对不上。

而当时,似乎也没有其他的军级高手在场援助。

“所以,言小子……”卢克斯眼神发亮地看着江言,语气期待地问道:“你那些黑衣护卫,是不是掌握着能将战力越级爆发的秘术?”

北京首大医院挂号
京都儿童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北京妇科专科医院
邯郸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汕头专业治疗妇科的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