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头

2020-01-10 10:24:47 来源: 铜陵信息港

我在单位负责“跑料”,每天都和车队打交道。队长老王头,十足的一头“倔骡子”。五大三粗的体格、四方大脸上镶着一对滴溜溜圆的大眼球、一张嘴就是三天三夜不吃饭也降不下来的高八度。听说年轻时当过兵,要不是炮团退下来的才见了怪呢。我也天生的“直筒子”不会拐弯抹角、不会溜须拍马,所以我们时常话不投机就“炮火连天”,亦或三伏天也一副“胡天八月”的表情。是单位出了名的一对冤家对头。

要说这老头就是脾气大,心眼倒不坏,有时还颇有善心。这不,前两天从外面抱回来一只流浪狗,说是看它饿得没精打采的不舒服,宁可把自己的饭份分一半给它。我窃笑:“吃不饱才好呢!免得成天对我大呼小叫的。”这小东西个儿不大,经他喂食、洗梳之后东瞅瞅西看看,还蛮机灵的样子。给它起名“小不点儿”。小不点儿很快成了我们的跟班。不过它似乎知道我们之间不友好,总是离我不远不近的。当我生气的喊道:“小不点儿,边去!”它便迅速地躲到一边怯生生、乞怜似的看着我。那眼神不由得令人生出一丝不忍,所以也时常留一口剩饭剩菜给它。有时它慢腾腾试探着凑过来的时候,我也和善地摸它一把。我们的紧张局面日复一日地缓解着。

可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又生了转变。缘于这个同事带来一小袋鸡肝,喊道:“小不点儿,过来滚一个,滚一个给你好吃的。”它便就地滚了一个;那个同事带来几块肉骨头,喊道:“小不点儿,拜一个,拜一个给你好吃的。”它又点头哈腰的拜了一个。我不喜欢它的乖巧,暗骂它是个见风使舵的狗腿子。它慢慢地不但对我的那些剩饭剩菜不屑一顾,就是对我也大模大样的,仿佛官升脾气长似的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时不时还敢精气神十足地对我“汪汪”大叫了。你说我这个气啊,心想:“小东西,你等着啊!”

事有凑巧。邻室保管员杨 抱来了一只雪白的猫,唤做“大美”。大美一来,这好戏就开场了。都说猫狗是对头,我不知具体缘由,不过听过“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串话。猫捉老鼠那是天经地义的本职工作,狗就是帮主人看门望户的,无端地抢人家猫的饭碗,猫能乐意吗?莫非对头就是这么来的?猫给人的印象大多是温顺的。不过看它捉老鼠时凌厉而又迅猛的身手,真不亚于战场上威风八面的大将军一样。大美就是位训练有素的集温驯和骁勇于一身的女子。当它伏在主人的肩头、蜷在怀里的时候就是一位风情万种、温柔乖巧的佳丽,任谁都是可以为她舍江山、弃社稷的君王;当主人一声令下:“大美,挠它!”它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前来冒犯的小不点儿挥出了凌厉的一爪!就听小不点儿“嗷!”地一声落荒而逃。我这个笑啊,该!小东西这回遇到对手了。

自从小不点儿首战败下阵来,便心生畏惧。不过大概是因为我们院里就只有这两个小家伙的缘故吧,它又总不远不近地围着大美转悠。大美呢?时不时的在主人一声令下后,挑衅地向它发起进攻,然后以胜利者的姿态领功邀赏似的在主人面前沾沾自喜。有一句话叫“打狗看主人”用在这里不合适,不过主人和狗之间总有些瓜葛。小不点儿受气,我竟有些莫名的开心,仿佛是老王头受了气一样。我就像久旱遇到和风细雨滋润的秧苗伸胳膊、抻腿地哼着小曲。以往老王头说东,我一准卜楞着脑袋说西,今天我就和颜悦色地说:“您看走哪好,咱就走哪。”老王头彷如丈二和尚,“今儿咋这温柔呢?”我一笑,他又揶揄道:“姑奶奶,您还会笑啊?”哈哈,你说我这心里,就像大热天里有一股清凉的小风直往心里钻,这个舒坦!一下车,我就喊:“小不点儿!”咦?怎没动静呢?往常早“汪汪”了。推门,呀,吓我一跳!只见小不点儿蜷在屋角,耷拉个脑袋,眼角深深的一道大口子直往下滴血!我最见不得血了,赶紧找来盐水替它清洗,再把一片去痛片碾碎试着敷上去。小不点儿痛得直躲。以往小不点儿受气我不往心里去,可这次大美也太狠了点吧?气得我直数落:“躲什么躲?你那么怕它干嘛?要是真打不过,以后就少往一起凑合。”说来也怪,小不点儿就像听懂我的话似的,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任大美窗前窗后的徘徊,“喵喵”地喊它就是不出去了。我心想:对,小不点儿,冷战也有杀伤力!就像我和老王头,说不过他时冷若冰霜的不理他,也令他郁闷。

或许是冷战生出的郁闷,或许是骄阳似火多些心烦,一下车远远地看见小不点儿和大美扭在一起,气得我破口大骂:“小不点儿,你个没脸的东西。好了伤疤忘了痛是吧?给我回来。”等我气呼呼地跑到跟前,却愣住了。原来这一对小东西根本不是像以往那样打架,分明在玩。小不点儿把大美拥个跟头,大美那犀利的爪子不是迅猛地挠过去的,而是斜斜地把小不点儿压在下面,小不点儿就势一招“懒驴打滚儿”起来后你推我就地又扭在一起。咋回事?化干戈为玉帛了?“就是嘛。都一个战壕里的伴儿,老打啥呀?没有冤家不做对头的好啊!”后面赶上来的老王头扯个大嗓门、斜瞄着我,阴阳怪气地嚷道。看见我笑了,他就像个孩子似地一吐舌头,哈哈大笑起来。

共 194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两个直肠子的人是对头,虽然他们心都不坏,可总是嘴上不饶人。两只小动物是对头,小猫把小狗挠得伤痕累累,可是有一天,俩小动物和好了,建立了友好的关系,从而影响了俩人,也对彼此的意愿心领神会了。作者文笔流畅,描写生动,文章具有现实意义,欣赏佳作,推荐共赏,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5111014】

1 楼 文友: 2015-11-10 00:15:5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回复1 楼 文友: 2015-11-10 10: 0:48

包头市中心医院
赣州市康复医院
南昌医治癫痫病的医院
潍坊癫痫病医院有几家
南充市妇科医院在哪里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