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艳-请不要远离文学“毕业”

2020-03-27 16:56:21 来源: 铜陵信息港


霍老抠的年龄不算大,也就四十来岁。他本名叫霍本年,但在村里,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儿,总是“霍老抠、霍老抠”地叫他。霍老抠刚开始听着感觉有些别扭,但时间一长,他就习惯了,甚至觉得比叫他“霍本年”还顺耳。
说霍老抠很“抠”,那是一点儿也没冤枉他。
每到晚上,村里家家户户基本上都是灯火通明的,而霍老抠家呢,除了儿子房间里的灯足够亮外,其他房间的灯光都跟萤火虫似的,很暗。
霍老抠的老婆曾经换过较亮的灯泡,霍老抠愣是给换了回去,还“熊”了老婆一顿:“你就是个败家的娘们,看得见就行了嘛,点那么亮干啥?是不是你兜兜里的钱多得用不完了?”
老婆心想,节约归己也不是什么坏事,就依了霍老抠。
至于儿子房间的灯为何要“特别”些,原因很简单,儿子还在读书,晚上要写作业。按霍老抠的说法就是,要是把娃娃的眼睛弄近视了,给他配眼镜要花不少钱,那可是赔本的“买卖”,划不来。
村里几个卖猪肉的屠户特别“虚火”霍老抠,为啥?因为霍老抠每次去买肉都要带上自家的秤,从屠户手里接过肉,他都要立马重新过一次秤,要是少了,那就对不起了,他绝不会善罢甘休。
有一次,霍老抠从一个姓胡的屠户那儿买了一斤肉,拿过来用自己的秤一称,发现只有九两多一点,他火冒三丈地把肉往胡屠户的案板上一扔,说:“你称够没有?”
胡屠户说:“称够了的!”
霍老抠说:“称够了?你再称一回!”
胡屠户重新称了一次,感觉只是稍微称“平”了一些,说:“只是称得不够旺而已!”
霍老抠说:“啥子叫称得不够旺哦?少了差不多两打两!放到一斤的点子上,秤砣都要梭下去了,你还说‘只是称得不够旺’!”
胡屠户说:“霍老抠,你也不要太抠了!有点误差是正常的!”
霍老抠不依不饶地说:“误差?你为啥不多称,偏偏要少称呢?还说我抠,我看你才抠!我也不跟你废话了,你別吃我的欺头,我也不占你的便宜,按规矩来,少一赔十!”
胡屠户直呼倒霉,知道霍老抠不是省油的灯,担心和他纠缠下去影响了自己做生意,只好“少一赔十”了。
有过这次教训,屠户们每次卖肉给霍老抠,都是足斤足两,不敢再有半点差池了。
虽然屠户们很讨厌霍老抠,但又不能不不卖给他,否则,霍老抠还不闹上天?因为霍老抠发过话,谁要是敢不卖给他,他就找村上、乡上、县上……大家都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惹不起还躲不起?
霍老抠穿的衣服都很便宜。不少亲朋好友都劝他买些稍微好点的来穿,猜他咋说,他说:“这衣裳穿在身上就是为了遮丑,哪有那么多穷讲究!人家古人用树叶遮丑就能过,我们大男人家的何必去瞎折腾!”
呵呵,霍老抠还知道“古人”穿的啥,听起来蛮有水平的。
不过,霍老抠在穿着上只是对自己抠,对老婆儿子就不那么抠了。他说,让老婆穿漂亮些,是因为自己看着舒坦;让儿子穿好些,是为了儿子不被人小看。
霍老抠也经常外出打工。每天早饭,工友们一般都是稀饭加馒头。霍老抠只吃馒头,省掉了稀饭,他说那稀饭稀得能照过人影,吃那玩意儿纯属浪费,还不如用白开水“下”馒头,效果一样,都能饱肚子。
还有,工友们会时不时地凑钱下馆子打牙祭,霍老抠从不参与。别人大鱼大肉地大吃大喝,他在一旁青菜萝卜的照样“嗨”得有滋有味。
不少人都劝他:“霍老抠,你那么抠干啥?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走,该吃吃,该喝喝!要是哪天两眼一闭,两腿一伸,喔嚯,没气了,想吃都吃不成了!”
霍老抠不屑一顾,说:“管球你吃的啥,屙出来的照样是一堆一堆的‘粑粑’!我就不信你能屙出一把一把的钞票来!”
瞧瞧,这霍老抠就是这样,那些“歪理邪说”往往叫人无言以对。
村里的葛贵和他老婆都是残疾人,靠吃农村低保过日子,生活相当困难。都说家贫出孝子,葛贵的儿子葛旭不仅对父母特别孝顺,而且读书还特别用功,这不,今年就考上了大学。
葛旭从小学到高中都是葛贵东凑西借、加上一些好心人的资助才读完的,现在要读大学了,花的钱就更多,葛贵没辙,就找到了村长。
村里好不容易才出了个大学生,何况葛贵家的情况又如此特殊,所以村长十分重视,立马组织了村里的干部到了葛贵家商量解决的办法。
“哟,领导们都在呀!”霍老抠打着哈哈走进了葛贵家。
“霍老抠,你来做啥子呢?”村长问。
“我来看看旭娃子!旭娃子可真不简单,晓得疼爹妈,读书又得劲!这娃我喜欢!”霍老抠边说边拿出一支烟,自个儿点燃,朝村领导们嘿嘿笑道:“我抽的是歪烟,劲仗大,怕领导们抽不惯,就不给你们了。”
村长他们知道霍老抠的“抠”劲,没有介意。
村长说:“我们也是为旭娃子的事来的,商量咋个解决他读大学所需的费用问题。”
霍老抠拿出一叠钞票,对葛贵说:“葛贵,我带了一些钱来,不多,先帮旭娃子应应急!”
村干部们一下就愣住了,没想到大名鼎鼎的老“抠”会有这举动。
葛贵两口子连连说:“老抠,这咋使得?这咋使得呢?”
霍老抠文绉绉地说:“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我也尽点绵薄之力!”
葛旭激动地说:“谢谢老抠叔,谢谢老抠叔!”
霍老抠一本正经地对葛旭说:“这是老抠叔借给你的,等你有本事挣到钱了,是要还给我的哟!记住哦,要还的!”
葛旭连忙说:“老抠叔放心,我记住了!”
霍老抠摸了摸葛旭的头,说:“这小子,老抠叔喜欢!旭娃子,拿纸笔来,打借条!”
霍老抠说了钱数,要葛旭当面点清。
葛旭说:“我就不点了吧!”
霍老抠说:“那不行!”
葛旭只好照办。点完后,他很快就写好了借条。
霍老抠说:“还没按手印呢!”
葛旭拿出了家里的印泥,按上了手印。
霍老抠笑嘻嘻地对葛贵说:“葛贵,你也按上!”
履行完手续,霍老抠乐呵呵哼着只有他自己才听得懂的歌往回走。没走出几步,他的歌声戛然而止,忽然停住脚,转过身,大声说:“我还忘了一件事!”
“老抠叔,啥事?”葛旭问。
“借条上还没写利息咋算呢!”霍老抠说。
“啊?”村长他们又一下愣住了。
“哈哈哈,算了,没写就算了,到时候再说。”霍老抠笑着说。
“这个老抠!”村干部们都笑了。葛贵一家也笑了……

共 2 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写的是一个似抠实不抠的人的故事。人人都知他很抠,他确实很抠,只是这抠只对自己,是看情况的。抠门的他,妻儿体面,生活安逸,抠门的他,在旁人有难之时大方出手,只是为了激励被帮助者,表面话说得很“抠”,其实并不真计较。作者文笔流畅,描写生动。欣赏正能量佳作,倾情推荐共赏,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
1 楼 文友: 2016-11-19 01:58:2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2 楼 文友: 2016-11-20 09:55:55 一篇很有深意的文章。作者塑造一个霍老抠。其实看似老抠,他只是对自己抠门,对老婆孩子并不抠门。甚至拿钱自助村里上大学的困难户。文章意义深远。赞一个
 楼 文友: 2016-11-20 09:56:10 一篇很有深意的文章。作者塑造一个霍老抠。其实看似老抠,他只是对自己抠门,对老婆孩子并不抠门。甚至拿钱自助村里上大学的困难户。文章意义深远。赞一个女性白带多正常吗
产后经期延长吃什么药调理
慢性鼻窦炎症状
无创性动脉硬化检测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