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证道 第一百八十九章 莫晓曦

2020-01-17 00:37:02 来源: 铜陵信息港

长生证道 第一百八十九章 莫晓曦

李德明知道,如果自己能够收到一件弥足珍贵的材料,不仅自己在东家心中的地位会扶摇直上,而且连六合馆的名气,也会因此而相得益彰。

所以他抖擞精神,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盒子,入目一看,顿时神情一滞。

只见里面躺着一棵三尺来高的灵草,叶片呈针形,前尖后圆,左右对称,浑身包裹着一层淡淡的白色毫光。小草整个呈菱形,叶长身短,叶上缀着一颗颗宛如小珍珠似的疖子,身上的纹路却是又多而深。用手微掂,感觉轻若无物。

“这……这是黄猄草!”李德明倒抽了一口凉气,失声道:“请恕在下眼拙,请问客官它……它是多少年份的?”

凌霄神色不动,惜字如金地淡淡道:“八十。”

“八十年?”这一下李德明连眼珠子都差点没瞪出来。类似黄猄草这种极其稀罕的灵草,能找到一株二三十年的,都要进祠堂向列祖列宗叩头上高香,感谢祖宗保佑了,眼前这位却一出手就是一株八十年的。

他狠狠地吞了一口口7水,小心地将盒盖合了起来。这个盒子里面都是如此珍贵的药材,那个小袋子里面又会有什么呢?真的是令人期待啊。

这一次,他打开袋子以后,仍然是神情一滞。不过这一次不是像刚才那样的惊艳,而是迷惑。

这里面有巴掌大的墨绿色的四块儿,看上去已经风干了许久了,纹理也看不大清晰。

“客官,在下可否拿起来,仔仔细细地看一看?”李德明看了半天,还是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只得赧然地问道。

“没问题。”凌霄点点头,做了一个悉听尊便的手势。

李德明用手拈起一块托在自己的掌心,将手掌转过来转过去地看,又用手指轻轻按了按表面,还抽着鼻子去闻了闻味道,心下不住沉思:

“有比较明显的肉7感,还有一股很淡的血腥味儿,似乎是一块兽皮……咦,这上面居然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灵气,难不成,这竟是什么妖兽的皮?”

半晌,李德明终于停止了对这一块物质的探索,将其放回了原处,只不过,他的神情看起来有些讪讪。

“李大办,你怎么说?”凌霄神色不动地道。

“呵呵……”李德明搓了搓手,脸色微红:“客官,请恕在下眼拙,请问这是什么妖兽的皮吗?”

这是他在凌霄面前第二次承认自己“眼拙”,话刚一出口,就觉得有些无地自容。身为六合馆的资深大办,这还是他头一次在客人拿出的东西面前有一种找不着北的感觉。

“看来此人的背景来历定然不凡,否则怎会他一出手,连我都有一种无从把握之感?”李大办在心中如此地自我安慰。

“这是二阶妖兽风生兽的脚掌皮。”凌霄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

“啊……”

刚刚才稍稍调适好心情的李大办,顿时再次凌乱!

风生兽,这不是那种只存在于传说当中的妖兽吗?怎么就……就这样被人把四蹄的脚掌皮都削了?还有,刚才他还拿出来了一株八十年的黄猄草……天,这人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啊,咋这么珍贵的灵草、妖兽,跟他家养的一样……不行,这可是一尊财神菩萨啊,我得赶紧去把东家请来!否则万一一个不慎让他跑了,东家知道了非把我给剥皮了不可!

想到此处,李德明神情愈发恭谨,站起身来深深一揖:“客官,您出示的这两样东西都非常珍贵,这笔生意,小的实在不敢擅专。可否请您在此稍坐片刻,小的这就去请我们东家过来跟您亲自洽谈?”

凌霄现在亮出来的这两样东西,就算在他们六合馆的整个收藏来说,那都能算得上珍品了,所以这笔生意他首先想到的是以最稳妥的方式确保能被接下来,那么从这个考虑来说,他应该马上通知到自己的老大,而不是自己来跟此人进行接洽!

虽然,相比起独占鳌头的风光,自己依附于东家的光芒之下来接这笔生意,看起来好像有些吃亏,但这样的把握却更大了。否则,一旦自己没有谈下来、让这两样东西又流出六合馆,甚至落入对手七星堂的手中,这个根本是他所不能承受的。

凌霄淡淡地点了点头,道:“好,你快去快回。”

李德明马上拱了拱手,急急出门而去,凌霄听见他大声吩咐门口的侍女:“这位客官是我们六合馆的贵宾,我现在去请东家过来,你在这里给我照顾好喽。要是让贵宾不满意,仔细我揭了小蹄子你这张皮!”

话音甫落,刚才那名奉茶的侍女便慌慌张张地小跑着进来,先对着凌霄福了一福,然后迅速地为其重新又换了一杯茶,闻着比刚才更加香气四溢,沁人心脾;接着,她又跑了出去,不多时进来,点心旁边又多出来一盘时令鲜果。

只这么两下,侍女的鼻尖都隐隐见了汗珠,看样子是被李德明刚才的话吓得不轻。凌霄见状,不禁一阵哑然失笑,不过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向那个侍女轻轻一点头,意谓你辛苦了。

一刻钟不到,李德明就旋风般地赶了回来,一见面就对凌霄毕恭毕敬地道:“客官,敝东有请。”

“不在这里?”

“敝东为客官准备了贵宾室……”

凌霄眉头一皱:“不用那么麻烦吧,就在这里不行吗?”

李德明赔笑道:“客官请莫误会,这里是接待普通顾客的所在,像您这样的级别,绝对是我们六合馆请都请不得到的贵宾,自然不能怠慢。因此敝东单独为您安排了一处贵宾室,请客官移驾。”

听他这样说,凌霄不再多语,收好两样东西,起身跟他走了出去。

跟着李德明,走入了院子的更深处的一处独院门前。只见他伸手左右平平一推,门便向两边打了开来。他率先走了进去,然后在门前站定,伸手一让,躬身迎候。

这里的建筑摆设又和刚才的房间截然不同。如果说刚才的所在是大户居室的话,那现在的这一处就是奢比王侯的行宫。

整个房间楠木为柱,沉香作栋,珊瑚嵌窗,碧玉为户,四周墙壁竟然不用砖石,而全部采用数丈开阔的琉璃镶嵌,内外通明,毫无隔阂。屋外是一处缤纷花圃,青翠遍地,红芳隐隐。

屋子正中摆了一个锦桌,两张靠背的雕花zǐ檀椅子。一盏透明的宫灯从房顶正中垂下,里面赫然竟是一株拳头大小的夜明珠。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少女,正背对着房门站在一排琉璃窗前的白玉栏杆之前,手拿一册书卷,在那里静静地读书。

整个房间到处都流露出一股世代簪缨之家才有的贵气。若是稍有不和谐之处,就是那个宫灯下面的锦桌之上,不知为何摆了一个黑黑的罐子,破坏了这一切的和谐。

“真奢侈啊。”看到眼前的这一切,凌霄的心里不禁一阵震撼。

“少东家,贵客带到。”见到这个少女,李德明格外恭谨地道。

那少女不慌不忙地把书卷一合,站起转身,款款地走了过来。

凌霄抬眼看到她的模样,不禁便是一怔。

眼前的这张脸虽然也是杏脸桃腮、鼻挺眉弯,但面上的关键位置却罩上了半张面具,也不知用的是何种材料。这面具除了脸上的肌肉显得比较呆板之外,其余地方都非常逼真,就连肤色都似与真人的皮肤别无二致。上等黑玉雕成清秀的眼眶,嘴唇的位置是红色琥珀雕出的唇线,再加上双眉之间点的一点吉祥朱砂,一个青春少女的如花脸型就被装点得活色生香,惟妙惟肖。

那少女走近凌霄身前,福了一福,口中莺莺呖呖地道:“六合馆少馆主莫晓曦拜见前辈,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听到她的声音,凌霄的眼中便不禁露出一抹古怪。待到闻见她身上传来的一股品流极高的香,更是让他心中一动。

“好说,鄙人肖林。”凌霄淡淡地道,心里却暗自嘀咕:“奇怪,这个莫晓曦怎么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李大办,你先退下吧,有事我会叫你。顺便,你让人为前辈送壶四绝茶来。”莫晓曦冲着李德明不假辞色地道。

李德明却似乎认为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躬身对着凌霄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两人分别落座,凌霄便对莫晓曦眉头一皱,故作不悦地道:“鄙人也不是第一次跟店东直接交涉,但像莫少东这样连真面目也欠奉的,这还是头一次。难不成,这就是六合馆做生意的诚意?”

“前辈见笑,不是晚辈故弄玄虚,实在是陋颜有碍观瞻,如果不以面具遮掩,怕是会影响客人愉快购物的心情,还请前辈谅解才是。再说,前辈也不是因为晚辈这张脸才找上六合馆的,对吗?”莫晓曦毫不慌乱,落落大方地道。

“好,但愿一会儿少东家的出价,也像你的口才这般犀利才好。”凌霄原本也没指望一句话就能让人以真面目相示,此时便哼了一声,冷冷地道。

汾阳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靖远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福州最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南通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珠海治疗男科方法
本文标签: